2008年4月1日星期二

懷念那追夢的心情

六年前在台北,若不是士林夜市逛得累了,不會找上這家咖啡店。要不是那份量調得剛剛好的甜酒咖啡,或許不會跟十九歲的店主聊起來。

四個從澳門跑到台灣念書的年輕人,為着住宿、學費、生活費而惆悵。應付得了學業,便沒時間賺外快。勉強交了學費,生活費又沒有着落。

他們當中,一個愛攝影、一個愛寫作、一個想創業、一個愛咖啡。為着學業和生活而奔波,沒有誰能專心追求夢想。

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夢想變為謀生工具,在士林區一個靜中帶旺的角落,合租了千餘呎地方,白天充當影樓及書房,接些硬照攝影及文字工作。晚上搖身一變,道具沙發、桌椅、茶具統統乾坤大挪移,就成了別具一格的咖啡店。

沒有課時,四人輪流看舖。前舖後居,名副其實的一個「家」,連額外租金也省掉。家中每項擺設,都是親手所製。店內還附帶一個露台,遠遠看見士林夜市的喧鬧。休息的日子,呼朋喚友在露台燒烤聊天光。

店主告訴我,每杯咖啡平均三十港元,每日賣出三十杯便夠生活。換了在澳門,好比天方夜譚。

那一夜,兩個一見如故的女子聊至尾班捷運將近開出才道別。

租金相宜,是其次。城市節奏不徐不疾,讓居民有心情建立自己的小天地,消費者有雅興去欣賞,才是關鍵。似是平平無奇的街道和店鋪,細看都有着生活的痕跡。

上月到台灣,時間不許可再去那兒一趟。不過看見滿街充滿強烈個人色彩的館子,我一廂情願的相信,背後一定有其主人獨特的故事。

小島一個,十年如一日,反而找到了久違的安全感和寫意心情。

1 則留言:

chiu 說...

哈哈,路過的.

見到最近好多好多的台灣post,
實在令人睇到心癢癢.
台灣簡直就好似香港人心目中的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