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提問萬能key(上)



中文寫作班,由同學發表閱讀報告作結。經歷,頗有趣。

報告,不靠寫,五分鐘內自由發揮,形式不限。拆牆鬆綁,天馬行空,課室就是你的舞台,如何駕馭,適隨尊便。

有人索性一屁股坐上教師桌,兩條腿晃下晃下,說得亢奮。有人一本正經發表擬備好的講稿。有人在網上找來相關影片,把閱讀延伸至觀影。有人字斟句酌抽出選段,把同學拉過來,幾個小頭驢擠在一起,親密地聽着分享。

表演者只有一個任務,盡力吸引受眾。受眾則需要專注聆聽和提問。結果?不出所料⋯⋯每到提問時間,全場死寂,連空氣都停頓下來⋯⋯十秒、廿秒、卅秒,千秋萬世都過去了,回過神來,明明很熱鬧的氣氛,結了冰。

我問同學,提問有這麼難嗎?他們回我一個眼神:提問真的有必要嗎?然後,有人說,講者的發表,雖然精彩,但主題跟我並無切身關係,也不是自己特別感興趣的題目,有甚麼好問?

噢,懂了。同學提問的前設,是「why」,為何要問。老師想的,是「why not」。我深呼吸一下,作思考狀,呢喃着,嗯,如果只問切身的,或感興趣的,的確,五隻手指數得晒,哪有這麼多問題?小頭驢點頭。

不過,假如⋯⋯假如,提問是個「發現興趣」的過程?還未認識,怎知無興趣?如果用這個角度去思考,則只需排除肯定不感興趣的事,那可問的,就多着了。

同學半信半疑,即管試試。然後,「萬能key」來了──你為甚麼選這本書?這一問,就像在面書給人一個「讚好」般容易,沒有思考或感情成本的。我說,如果問題,是不論同學選哪一部書,都可以問的「萬能key」,那肯定不是好問題,換一個吧。同學不同意。於是,發表讀書報告,變成如何問一條好問題的辯論。

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功能組別的奇蹟



究竟,奇蹟是如何成就的?

如果地區直選是早已飽和的亂局,功能組別就是未經開墾的荒地。

公司票是原罪。但更大的原罪,是低投票率。小圈子,要突破,不容易公司票,要取消,很難。大把人,無得玩。與我何干的情緒,深入民心令某些有票的人,也忘了自己有份玩。然而數數手指,如果這些從不投票的選民,一起表態,不少界別或許已經翻天覆地。

要開墾,就要在荒地找機會。還完基當然是,有人出來選,更多人登記做選民。但有團體,早登記了,卻從未預設投票代表。也有一些,一直有投票代表,但代表如何代表你,卻是個謎。這些「盲目授權」,有可能撼動嗎?

有些事,不做白不做。公司票,老闆揸旗,無得講。團體票嘛雖知不少團體,在所屬範疇也是選舉甚至直選產生的,有責任照會員意見。那麼,哪怕只是形式上交差,或許在政治上,也不得不參考一下會員的取態。

如果,由會員提出,先開會商討,甚至內初選,再由代表最終按會員意願投票,又如何?團體話事人不一定願意,但藉推搪也很難看。寸土必爭,這是由下而上的第一步。會員人數多,變數也多,既得利益也未必穩如泰山。

能否把既得利益踢出局,要看造化。但至少,這些事先公投的過程,可以喚醒沉睡了的選民,或被選民代表的眾人,大家,有得揀,有可以揀,原來我們應該要揀。

先公投,後表態,杜絕盲目授權,為甚麼不?有些東西,就是等一個先例。記得2007特首選舉,我們說要有特首辯論,就像美國選總統的電視辯論一樣。當年人人視作天荒夜談。結果,發生了。如今,已是走唔甩的指定動作。在走到最後一步之前,我們永不知道,奇蹟,就在一步之遙。

2016年8月21日星期日

最好的另一半


這一屆奧運,有兩個人,輸得很好看。一個,是輸給舒古寧的菲比斯,另一個,是敗給李宗偉的林丹。

有人說既生瑜、何生亮。薩里哀利會問世上為何有個天才叫莫札特。其實,不是這樣的。你問林丹,他寧願要一個廿一比零敗給自己的對手,還是搏晒命也分不出高下的

追求名利的人,着眼勝負。真心熱愛運動的人,追求較勁的快感。我為打敗你而來,也期你如何放馬過來。李宗偉說,沒有林丹,就沒有李宗偉。林丹說,只要李宗偉還在打,我就打。

不是宿敵,反而是求之不得的另一半。十二年來,對賽37次,終極一戰打到決勝局一分一分咬住咬住。這個歷,我倆一起創

無敵是最寂。獨孤求敗只能隱居深山。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何況還是一個令自己不斷進步的人。因為你,我完善了自己。搞不好,你是世上最了解我如何打球的人。比歷代教練,甚至我更了解自己。

看李林對決,心情隨年月轉變。八年前,撐林丹,不為甚,只因他是中國隊。四年前,沒有撐不撐誰,兩個都太好看。今次,真心為李宗偉打氣,想他贏返次,也好奇他如何出奇制勝。

終於,球賽在他難得一見的激動咆哮中結束。第一次看見沈實內歛、沒有表情的他單純而開懷地笑。受訪那刻他對着鏡頭說着廣東話,感覺太親切。

李林擁抱交換球衣,看得人好感動。那一刻,相信林丹最期待見證的,是李宗偉站在奧運金牌得主台上。李宗偉說,決勝局末段領先三分卻被林丹追上時,沒想甚麼,只是「just try every shot and did my best」。心理質素最重要,見報之時,相信他已圓夢。祝福李宗偉。

2016年8月18日星期四

滑了啞的選舉論壇


其實,受夠了。

曾幾何時,是選舉論壇粉絲。就像球迷會不顧一切追看球賽,我也會廢寢忘餐追看選舉論壇。不論是自己那區還是別區,有票抑無票看得眼也不眨。

辯論,其也像打球,講策略,看風格。遇上高人,soundbite千錘百練,字字珠璣,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有時,就某某最終落敗,但論壇上的風采,教人眼前一亮,許久都不會忘。最美麗的演講,是一場激動人心的表演。

今天,仍然習慣性收看選舉論壇。但不出三分鐘,心想天啊何時才完?嘈吵、疊聲、言不及義、無的放矢。順利講完一句話是奢望,人頭湧湧連鏡頭都迫爆。

有人歸究,名單愈來愈多,又有平均發言時間的限制,亂局是必然。我卻思疑,其實是主辦單位的創意問題。規距是死人是生的問題是如何突破限

想像廿張名單,聲疊聲講足三個半鐘,如此「論壇」,真的可觀?候選人不累,觀眾都累死。簡單如延長個人環節,縮短謾罵時段,或在某候選人回應問題時把其他人的咪關掉,都聊勝於無。

又或者,換個玩法,把幾張名單編一組,每組半小時,又如何?抽籤有變數,更有趣。政見南轅北徹的,固然針鋒相對。但立場類近的,也可以很好看。你以為鄉議會遇上民健聯就沒有火花?上次新東保選,泛民遇上本土派,君子之爭一樣教人拍爛手掌。

也有電視台,寧做前哨戰。在提名期前,疑似候選人當中,選出最有話題的,率先辯論,避過選舉法例的限制話之你。


變化還可以有很多。如果議會需要新思維,其實選論壇也要。行禮如儀,是因為主辦單位真心覺得如此形式有益有建設性?抑或只是習以為常故步自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