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4日星期五

賣懶


賣懶,賣到年三十晚。

這些年,對於「懶」,有些新體會。天生甚麼都懶的人,其實很少。對一件事很懶,但對另一件事好勤力的,卻很多。而比較懶的那件事,卻往往是更重要的事。 

例如,恨結婚的單身朋友,常常說,自己很懶,所以結識不到另一半。但她們當中,不少人很勤力做家務。所以,她們其實不是一個懶人,只是沒有把勤奮,用在對她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上。

又例如,想轉工的朋友常常說,自己很懶,所以無搵工。但他們在目前的工作當中,勤力到死。又有一些想創業的人,怪自己懶,不動手去籌備,但創業以外的事,都很勤力。

為甚麼會這樣?「懶人」,諷刺地,往往也自覺是「大忙人」。眼前太多急事不得不理,不急的唯有一再擱置。

驟眼看來,這是時間管理的問題。但再細問,如果忽然間,所有雜務都消失了,你願意天天去相親、去求職、去創業嗎?

答案,仍然是——不。因為,相親也不一定遇到真命天子,創業不一定賺錢,求職可能會被拒絕……那麼,如果肯定會成功,但不能懶,要好勤力好辛苦,你願意試嗎?這次,答案竟然是——願意。

是以所謂懶,其實真正的心魔是:害怕失敗。所謂忙,其實是個comfort zone。做慣做熟的鎖事,有份熟悉的心安。反之,冒險卻可能面對挫敗。下意識用鎖事來填塞生活空間,用慣性的「忙」去避免改變,是不自覺的保護機制。

其實,我們都沒自己想像的那麼懶或那麼忙。新一年一起把勤力用在對的事情上。

2020年1月21日星期二

陪你走出森林的人


早前在拙欄提過,未來十年的人生目標,是當一個Life Coach。

其實,Life Coach這稱呼,聽起來很恐怖。事關,好為人師的人,其實不大討好。不請自來的建議,更是討厭。而且,做人,是無得教的,何來Coach?

如果用最落地的講法,Life Coach其實不是「教你做人」,而是「陪你諗嘢」。

有何分別?教,是直接批判,指生晒「你該如何如何」。陪,是溫柔地、恰當地,調校腦波段去跟你同步,代入你的迷茫森林,為你燃點火把,跟你一起重新走出來。

我們每個人,天天都「好多嘢諗」,事業抉擇、感情關係、子女教養、中年危機、退休計劃等等,但不見得都諗得很有條理。有時,愈諗愈轉牛角尖。也有時,諗唔通,索性唔諗,把問題掃落地氈底,三五七年後出事,已經太遲。

如果有個人,可以有系統、有組織、有步驟地,提問一些你沒想過的重點問題,令你重新審視自己的思緒脈絡,找出卡關之處,然後親手解開它,就像把那個糾纏不清的毛冷球,重新梳理出一條順滑的線,多爽!

Coach,就是一個受過專業訓練,去提供這個「自我發現過程」的人。透過經營一個靜心的空間,引導對方梳理出一個自己真心相信的答案。過程中,有結構、無批判,只會啟發、不會指點。

大部分人生瓶頸,其實都是因為,我們被自己的盲點困住了。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有個思考拍檔,陪自己諗嘢,打通任督二脈,找到森林的出口,從此豁然開朗。

2020年1月18日星期六

日本人的疑問


秋田浩史的《香港デモ激動! 200日 》,典型的日本人說故事風格,錯綜複雜的政治事件,用漫畫表達,深入淺出、輕巧易懂,卻又精準、仔細 。

過去半年,日本的朋友們,最常問三個問題: 一、逃犯條例把犯人繩之於法,有何不好?對守規矩的日本人來說,犯了罪要受審,乃理所當然。中港關係之複雜性,一言難盡。如今,漫畫竟將之簡單勾畫出來了。

二、香港的特首和立法會,不是香港人選的嗎?自己的選擇,竟全民反對?小圈子機制,有理說不清。漫畫卻連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的分別,都提到了。

三、香港這麼富有,香港人怎麼都不快樂?秋田來香港留學,要用東京市中心小單位的租金,去租住元朗劏房,看到這裡,相信日本的讀者都懂了。

最恐怖那一幕,就連香港人讀來,都不寒而慄。話說秋田參加遊行後,在臉書上載了照片。結果,數天之內,曾經認識過,遠近親疏的內地同學,紛紛來電,勸告、責罵、恐嚇:「你不是來留學的嗎?我要是到日本留學,也不會去參加你們的暴動。」,更以絕交威脅。中國的事,豈容外人說三道四。原來不只國際政治層面如此,個人層面亦如是。

聽說此書在日本大賣,小女子逛了很多連鎖書店都撲了空,最後在某山旮旯小店買到最後一本。本來只是一個留學生的經歷,如今很多日本人都知道了。想到這一點,心裡有點安慰。記憶與遺忘之戰,總有天使為我城奔走,把故事世世代代傳下去。

2020年1月15日星期三

香港デモ激動! 200日


2020年第一讀,是秋田浩史的《香港デモ激動! 200日 》。

相約於SOGO、食糖水、嘆點心、談戀愛,是典型日本留學生的生活,秋田搞不好本來也可以如此快樂如此離地⋯⋯

然而,從燭光晚會開始,第一次知到甚麼是六四,也第一次感受到香港雖然是中國的一部分,卻跟大部分中國的地方都不一樣。

之後,不出數天,一個時代巨浪蓋過來,想像中吃喝玩樂的體驗,換上了對香港深層次矛盾的認識。

跟女友的7.1旅行,變了7.1遊行。下榻元朗,遇上7.21。在光復遊行中吃過催淚彈,家門前遇過警民衝突、警車撞人、學生逃亡,好友也因保護小孩而被捕⋯⋯

我慢慢翻着此書,就像見證着一個本來跟香港毫無關係的人,如何一步步跟香港人的情感連結起來,某些觸動位,看得人心中打顫。

其中兩段,尤其深刻。一段是秋田跟幾位新認識的old seafood飲茶,勉力解釋政府和警暴如何違背民意,激起民憤⋯⋯跟香港年輕人的口脗,沒有兩樣。

另一段,餐廳裡,日本生意人埋怨運動拖累經濟,秋田主動搭訕為香港人辯護,還差點吵起來。日本人在香港,為了香港的命運,跟另一些日本人吵嘴?不可想像吧。 

然而國界是政治,黑白是良知,忠於事實是天下年輕人的普世價值。只要你還是一個人,只要曾經親歷其境,情感上都割不了席。

11月尾,老師問秋田,大學學期提早完結,你要回國嗎?秋田說,不,我要留下來,見證至劇終。這種共同進退的同情共感,正是香港人守下去的最大動力。

2020年1月12日星期日

解放Elsa


《Frozen2》在日本大熱,跟當地朋友談起,原來迷上此故事的,竟不是細路仔,而是30歲上下的女生。

日本女人,迷上Frozen,因為看Elsa,看出淚。在長期壓抑的日本女性心目中,Elsa是個「解放女性」的象徵人物。

終於可以做回自己,住在屬於自己的雪國,閒雲野鶴,自由翺翔。不再在乎別人眼光,不再拘泥於世俗的應該與不應該。

對號入座,日本女人顧影自憐,安份守己的主婦宿命,沒有事業、沒有一技之長、甚至沒有一個認真的興趣。生活,不是不好,煮飯洗衫帶孩子,有老公養,安定富足,夫復何求?

有求的。求 一個「讓我知道我是我」的標記,求一個讓自己引以自豪的身份,而不是「just another woman」。

而我不明白的是,昔日,日本女人的確如此。但今天,重男輕女的狀況己有改善。女性要建功立業,也不無可能。單身女性也愈來愈多,不至於被孩子綑綁,何以還是「解放」不了?

朋友說, 對,也不對。理論上,女性的社會地位和發揮空間都轉好了。但是,當機會來到(例如被提拔為管理層),很多人仍是會拒絕的。

因為,在此之前,例子不多。女人壓根兒想像不到,「搵到自己」是怎樣的一回事。 對日本人來說,無前例,最可怕。回頭看看自己身處的comfort zone,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算了,無咩事我都係返出去做便當先。

無例子所以不試,不試又怎會有例子?昔日外在的制度不允許,今天是自己的內心不允許。Elsa是一記當頭棒喝。怯,你就輸一世。

2020年1月9日星期四

共業與一頓素


人間何處是樂土?

中美貿易戰沒完沒了,美伊開戰如箭在弦,內地疫症爆發,我城未見公義回歸。但最教人心痛的,還是那愈燒愈兇的澳洲山火。

有些事,一早知,但知道,跟親身感受與深切反省,又是兩回事。生態環境受破壞,是天災,也是人禍。數字、分析、大道理,聽過很多,及不上目睹震撼的畫面:兩隻袋鼠在災難中無助地相擁,小樹熊死抱着樹熊媽媽哀號,火舌張牙舞爪吞噬大地⋯⋯

以前香港人比較自己顧自己,過去半年開始相信諸事皆共業。甚麼是環保?自問物慾很低,一件衣服穿十年,一個背包用廿年,廢物利用是習慣,upcycling是興趣,物盡其用,以洗米水澆花,用供花水沖廁,自以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但是,你知我知上述種種只是杯水車薪,環保的最大敵人之一其實是畜枚業,吃素減排才是功德無量。這些年愈來愈多人茹素,不一定為環保,但環境卻肯定是受益者。Green Monday的信徒不少,但大長散如我,工作不定時不定量不定點,安排一整天茹素,時有難度,如何是好?

然後忽發奇想,概念是死,人是生的。與其勉強一星期茹素一天,不如每天茹素一餐。前者,每星期環保三餐,後者,每星期環保七餐,更有效益。而且方便易做,可行性極高,又不致於忽然由全葷變全素那麼極端。

從不相信誓神劈願的突變。循序漸進,長遠能持續的方法,才是最佳方法。Be water。Be creative。新一年,共業共修,由一頓素開始。

2020年1月6日星期一

貓表姐的Reset


朋友的表姐,我跟叫。她愛貓,一屋心肝寶貝,因此得名「貓表姐」。

跟「貓表姐」不常見面,但每次總有得着。今期她的人生關鍵字,叫作:Reset。

無才能的人,很苦惱。才能太多,也未必很快樂。因為,當你這麼的能幹,陳李張黃何辦不了的事,都歸你做。

無人在乎你是否起喜歡這些任務。因為,在世人眼中,你以一打十,能人所不能,不就很成功了?這麼成功的人,怎可能不開心?

如果這個能幹的人,心地也善良,就更不得了。為他人作嫁衣裳,因為深信施比受更有福,世上總有人比自己更慘。慣性把他人的需要,放在自己的需要之上,直至身心俱疲,搵鬼可憐。

又如果這能幹又善良的人,還很有正能量,就簡直有理說不清。因為這種人,無論多辛苦多不情願,都懂得自我催眠:雖然我很想要me time,但既然要出席大龍鳳,就盡情享受吧。雖然我不想幹這個,但既然要完成它,就當是學習吧。雖然、既然、雖然、既然......

久而久之,別人見你每每笑容滿面,就以為你很享受做奴隸,連最後的感恩心都沒有了。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2020,終於來到一個點,驀然回着,半生所作的,配額已滿。半生所學的,仍然有用,但今次,只為自己!

狠心裸辭,出走法國藍帶學院,期待學成歸來,開間社企,每天焗製溫馨美味。Reset,不是轉工咁簡單,而是一場忠於自己的革命。人生第一次,好好醜醜,只求不再花自己的歲月,去過別人的活。

2020年1月3日星期五

時機這個編劇


踏入2020,新一個十年計劃,是要帶着謙卑的感恩心,去好好當一個Life Coach。

都說時機是人生的最佳編劇。十年前的我,可以想像自己去寫作、去教學、去做各式大長散的freelance,但怎樣想都不會想到去做Life Coach(當時我連甚麼是Life Coach都不知道)。

然後,兩年前,忽然到了某個位,很想找一個新的passion,去kick start人生下半場。但我不知道那是甚麼,只知那都不是甚麼。

於是我決定做個實驗:用一年時間,每周花兩小時,去嘗試各式各樣pro bono的事情,看看命運給我甚麼啟示。

當你甚麼回報都沒有,仍此志不渝去做的,肯定是真愛了,不是嗎?就在這個尋覓的過程中,因緣際會讓我遇Life Coaching,如魚得水之感,媲美踫上Mr Right!

Steve Jobs話齋,人生這回事,一步一腳印,過後回望,總可connect the dots。

刻下回想,方發現過去的自己,不論在做甚麼,唯一心願,就是每個人都能找到真我。那麽,Life Coaching不正是幫人「搵自己」的專業嗎?

原來,畢業廿年,接受的訓練,點滴的人生經歷,順心而行的興趣與追求,都在冥冥之中鋪下了這條路!

而我更沒想過的是,半年前考獲認證那刻,我城也捲入了一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忽然之間,「反思」、「出口」、「重建」、「再出發」等等,成為了每個人念茲在茲的關鍵字。Life Coaching,說不定就是那枝黑暗中引路照明的火把。

一切,都像時間給小我與大我,老早寫下了劇本。此時此刻,用一個新崗位,跟我城共同進退。我信,未來十年,還是會過得很有意義。

2019年12月31日星期二

9¾月台


2020年,祝大家新一年,有個新開始。

最近老想起哈利波特的「9¾月台」。還記得哈利波特要前往魔法學校,就要找到「9¾月台」去搭車嗎?

「9¾月台」,很難找,因為藏身磚牆中,肉眼看不見。唯有相信它真的存在,並大力衝破磚牆,才可搭上霍格華茲特快列車,向目標進發。

很多人覺得,這一幕想講:勇氣——衝牆的勇氣。我反而覺得,它要講的,是想像力和信念。

事關,管你勇氣多大,若沿用舊方法,如問路或看地圖, 直至天荒地老,都不會找到月台。唯有相信,整件事的瓶頸,是舊思維。破斧沈舟,換個玩法,才有一線生機。

有些事情,早不是新聞了,打從好幾年前起,我城眾人都心知肚明:教育制度過期,營商手法過期,管理文化過期,政治手段過期……各方面都在走下坡,無一倖免。

而我們的回應,就是繼續在過期的遊戲裡,搏老命垂死掙扎。如是者,跟哈利波特不停問路就期望找到「9¾月台」,有啥分別?

用舊方法找新出路,光是邏輯上已說不通。唯有衷心相信世界變了,狠心接受凡事必須重頭來過,才有可能登上「9¾月台」。

世界變,很可怕。但不接受世界變,後果更可怕。或者換個角度想,「9¾月台」的確象徵勇氣,但不是一鋪蠻力衝牆的勇氣,而是踏出思想安全區的勇氣。

心靈勇敢比身體勇敢重要。心靈勇氣,是在倒退的大勢中,一往無前的最利害武器。與所有正在思考出路的香港人共勉。

2019年12月28日星期六

我的70呎田


終於,再為我的有機田下新種。

夏、秋兩季的耕期,踫上我城烽烽火火。落田路途遙遠,交通又動輒停駛,不想勉強下種。雖則根據經驗,農作物生命力很強,就算幾個月無人打理,都不會死,頂多不夠肥美。但我婆媽,總覺得這就等於生了一個仔,由他自生自滅,真心做不出。

種沒下,但仍有落田。打游擊般,哪天烽火稍靜,能去就去。去到也無事可幹,唯有除草。

而除草這回事,就像薛西佛斯推石頭,石頭才剛到頂又無情滾下。今次除得光禿禿,下次又排山倒海長回來。奇怪的是,在那重覆而看似徒勞的過程中,我第一次明白,何謂釣勝於魚。

耕作勝於收割,除草勝於耕作。烈日當空下,流一身臭汗,一個弱質女子,除出了幾大桶草,那自虐的快感,抵銷了內心積壓的無力感。

如果過去半年,佛都有火,把仇恨大大力鋤向大地,竟是個出口。鋤頭每下落地,撼動着埋在深處死死實實的泥巴。激烈翻土後,那很亂但很鬆的狀態,既陌生也療癒。

半年下來,日子就是這樣過。這天冷靜下來一看,咦,怎麼我的田,大了這麼多?

噢,懂了!以往急於收成的我,總是把田開了一半,就急忙下種,根本沒有用盡土地。倒是無事可作的艱苦時期,不但除草功夫進步了,也不自覺把整整70呎的土地都徹底開墾出來了。

或許,逆境的出現,是為了要我們重新把基礎打好,把潛力用盡。今天下種那刻,我默默期待明年心靈與現實的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