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星期二

花禪


自從數月前上了一個花禪工作坊,就愛上了插花。

每周一度,大清早跑到街市。眼前的花海,對我來說是個未開發的美麗新世界。

「阿妹,今日買咩?」老闆夫婦倆勤奮地開檔。「這個,是甚麼?」我手一指,天真地問。「這你都不懂?就是XX嘛。」

不知名的花,像歡迎新朋友般向我招手。本地康乃馨、越南小丁香、荷蘭高瑪、清香的茉莉、優雅的立梅、活潑的跳舞蘭⋯⋯

插花,沒有標準答案。老師引用明朝袁宏道《瓶史》關於「宜稱」的部分:「插花不可太繁,亦不可太瘦,多不過二種三種,高低疏密,如畫苑布置⋯⋯忌一律,忌成行列,忌以繩束縛⋯⋯ 」

參差不倫,意態天然,才是真・整齊。 老師說,要相信自己的感覺。各花入各眼,世人多愛主花,玫瑰、百合之類。我卻偏愛襯花:滿天星、黃孔雀、情人草、石竹、美女櫻⋯⋯他人眼中的配角,在我眼中是百看不厭的主角。豐富而清雅,悅目而低調,有種放在哪裡都能安然自處的氣質。

我像個小學生般每天悉心修剪花葉,為它們寫筆記。花兒成了我努力的動力,忙碌一整天,回家看見含苞的花開了,疲累全消。翌晨睡醒,未梳洗就跑去察看花兒。靜下心來,聞着花香,細看葉子的一刻,就是當下。

路過的老媽見我入定賞花,猛搖頭:「你是不是傻了?對着一片葉在笑。」然後,我傻笑得更厲害了。

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

沒有壞人只有壞處境


如果《與神同行》打動觀眾的,是原諒的力量。那麼《與神同行2》令人反思的,就是原諒的原因。

又如果,人世間的相遇,難免交織着傷害與受傷、贖罪與原諒,那麼,三個地獄使者,一千年來一起共事,其緣不淺,其孹也深,箇中的糾纏,又該怎樣理解?

「世上沒有壞人,只有壞處境」。就連最單純的小女孩李德春,也殺過人。她殺人,是為了拯救自己的救命恩人解怨脈。

解怨脈救她,看似是出於殺了女孩父母的內疚,其實真正原因,是他也曾被敵方的主帥拯救,所以把自己得到的恩典,布施在他遇見的孤女上。

當年主帥動了惻隱,收養解怨脈作義子,卻因為偏愛義子引起了大兒子(即隊長)的嫉妒,最終令隊長親手殺了義弟。

隊長是父親引以為榮的兒子,卻對重傷的父親棄而不顧,令父親因失救而死。然而亡父臨終前卻慨嘆:「一切都是我的錯。」

世事總是如此環環相扣。每一個壞人,同時也是個好人。每個好人,也有不得已當上壞人的時候。善與惡,總是相生相剋。「當你埋怨,感到憤恨,無法理解的時候,把事情倒過來想想,就明白了。」

因與緣,未必在同一個人身上發生,未必在眼前發生,也未必在有生之年發生,但合起來,就是一幅不多不少丁點沒偏差的圖畫。如果這就是人間的定律,那麼,誰又有資格,不去原諒誰?

2018年8月8日星期三

咩年危機


朋友近年很積極相約老朋友聚舊。

說,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他,幹嗎忽然轉死性。

「你不覺得,人到了某個年紀,好像忽然會做一些從前老大不想做的事?」他反問。

我笑。某年紀的某些突變,豈止交友簡直到了照妖鏡也認不出自己的地步。

以前天不怕地不怕冷不怕熱不怕;如今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害怕寒冬討厭炎夏。

以前雖千萬人而吾往矣,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如今只覺人不在乎走到哪裡,只在乎跟在一起。

以前嚮往一心多用如今追求一天只做好一件小事。

以前最怕困身,動物、植物、小孩子一律唔好搞我;如今深信萬物有情,任何生命都有本事感動得自己子一酸。

以前最愛結交新朋友;如今最珍惜跟老朋友相聚。

以前喜歡的,忽然興趣缺缺從不感興的,突然又想知想學更多。

身體很誠實。開講有話咩年危機,親身感受是,未至於危,也不見得有機。只是,身心都變了一個陌生的自

飲暖水、看中醫、看書帶老花鏡、出入帶外套、出門住靚酒店……這些行為,你統統沒有?且慢別自豪。真正的轉變無關行為,而是不認不認還需認的:心態。

與其問自己為何變成咁,不如乾脆當成是人生的reboot反正凡事無對錯。另一個階段也像另一次人。每隔幾十年,重生一次。命一條,但有三生三世,不好?

2018年8月5日星期日

年金的真正利息


年金乏人問津,因為回本慢,長命,傾盡老本,最終賺蝕未卜,壓根兒就是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

除非,參加者根本無甚老本,nothing to lose。年金的真正利息,不是那5%,而是一個人資清袋後的社保障。

試想一位基層長者,勞碌半生,剩下一點棺材本。這筆錢,不能做甚麼,卻令他被高額長生津的資拒諸門外。

同一筆錢,買了年金,就不算資產。於是除了每月約$300年金(以最低入場費計算)還可以得$4000長生津,至少吃得飽穿得暖,好過抱着棺材本捱餓。

月入$4300,相對最低入場費$50000,一年就回本。相比一般人要十多年,非常划算。同樣道理,大概亦能應用於任何需要資產審查的福利中。所以,最應該買年金的,其實不是中產長者,而是基層。

其實,我不信今天推出年金會有市場。65歲起錶而人均壽命只有80多,無肉食。三十年後則另作別論。屆時人均壽命100也不足為奇。65長糧食35年,性價比才更高。

何況,今天的長者,錢不多。30年後的退休人士,個個有份供了一世的MPF贖回來買年金,剛剛好。

即係點即是打工仔用後生賺的血汗錢去為自己的晚年找數,賭一鋪,輸少當贏。如活不過回本期,只能慨嘆命裡無時莫強求。作為莊家的政府,卻無論如何成功賣甩或推遲照顧長者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