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8日星期五

天生我才

我想,大部分香港人與我一樣,不歧視智障人士(文明社會教育使然);但也不怎麼關心他們(因為日忙夜忙兼顧自己的事還來不及)。沒有主動的歧視,卻有被動的冷漠。

智力正常的人,以自己的角度看世界。初接觸智障人士,都詫異為什麼他們的情緒總是大上大落,時而活在自我世界裏。我們沒能理解其內心,卻視之為「情緒問題」。

工作如是。智障人士,複雜的工序處理不了,要求高度讀寫能力的又不勝任。來來去去,就只有被委以簡單而低增值的工作,離不開受保護的模式。智障人士能否自力更生,我們當作「就業問題」去解決。

我們樂意伸出治標不治本的援手,卻鮮有想過如何令他們從工作中建立長遠的自我價值。

智障人士喜怒形於色,其實是因為沒有經歷過爾虞我詐的「社會化」過程,待人處事不懂攻心計。他們所能處理的工作雖然簡單,卻比一般人更單純和信念堅定,此志不渝向着標杆直跑,忠誠履行受交託的事。

電影《阿甘正傳》中,智商只有75的阿甘,因為心無旁鶩照着女友珍妮說話拔足而逃,結果跑出了冠軍,在戰場上立功,又賺了許多錢打理捕蝦生意,雖是戲劇化的表達,卻道出了這個事實。

一些不停重覆但需要高度專注的活動,智障人士有時比心野野的我們處理得更好。例如敲擊樂演奏、一絲不苟的人手包裝技術、需要耐性的工藝製作等。這些「高增值」的工種,不只助其餬口,也從中建立自信和價值。人生而平等,該有哪裡可以感受自已的獨特價值所在。智障與否,沒有高低,只有異同。

5 則留言:

隨風 說...

師姊,

我可以「點唱」嗎?--你可以談一談杜克大學黃千源嗎?

謝謝。

Placa de Vídeo 說...

Hello. This post is likeable, and your blog is very interesting, congratulations :-). I will add in my blogroll =). If possible gives a last there on my blog, it is about the Placa de Vídeo, I hope you enjoy. The address is http://placa-de-video.blogspot.com. A hug.

黃明樂 說...

Placa De Video,

Thanks a lot. But your website is in French? I didn't read French though...

黃明樂 說...

隨風:

既然是你提議的,不如先由你發表一點意見?

隨風 說...

唔,我以為:
黃千源此姝二十嵗出頭,但對政治有濃厚興趣,並有成為政治家之志,令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須知在大陸的教育制度之下成長,能作獨立思考,堅持個性,獨立特行,已是不易。

即或能獨立思考,終不怕一己之力卑微而化為政治行動/姿態,無懼「槍打出頭鳥」者甚少,不是「早識時務」,就是行事過於穩重,知避鋒芒。

我衷心祝願她在美國學習有所進益,回國後達成宏願。

未知師姊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