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3日星期三

積極的自由

介紹自己是自由人,對方最關心的,往往不是工作的範圍和內容。「諗住做freelance做幾耐 ?」「Freelance可以做一世麼?」「何時才找一份長工?」

問題的背後,假設了自由工作是馬死落地行的被動選擇,沒辦法之中的辦法。

自由人,在一般人眼中,是暫時失業的代名詞,中轉過渡的生存方式。

實情是,這個年代,愈來愈多人主動投身自由人行列。對於這些出於關心和擔心的追問,只覺失笑。

自由人由踏上這條血路起,眼下便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這種形式可以維持多久,他們未必有多餘心思去考慮。反而腦海中充滿一個又一個的點子,人生匆匆不夠時間去完成,才是真正的擔憂。

每一項新工作,都是把夢想變成真實的經歷。離開了困獸鬥的工作空間,自由身可以海闊天空,「拋個身出來」嘗試形形式式的工種。脫離了龐大架構的文化,自由人可以有更多天馬行空的彈性,向客戶反建議自己的想法,擦出激烈火花。生活本身,就是他們的舞台,每一刻都在考證自己的信念。

自由人,應該是行動力很強的。心內燃起一團火,就會忍不住周圍分享。找到好對手,一拍即合;沒有同路人,也會默默的幹。過程中,就算得不到旁人了解,都會心平氣和持之以恆。有一天做出成績來,故然吐氣揚眉;就算隱姓埋名,也是人生一份好好的紀念品。

經過提煉的信念,不是膽正命平的匹夫之勇。光想不做的,不是Dreamer,只是Day-Dreamer,更不是Freelancer。Freelancer不獨是一種工作模式,也是一種生活哲學。

對於希望畢生以行動實踐信念的人,你問他打算何時收工,是否有點荒謬?

4 則留言:

di 說...

看著你的文字, 寫出我的心意 ... 有時候覺得這樣隨心率性的人, 甚麼言謝客套的說話, 也嫌多事. 但是知我者難遇, 所以仍然想說聲多謝...
多謝你的文字.

黃明樂 說...

di:

幾米說的對:創作人的路,又寂寞又美好

精彩也好,沮喪也罷,都只有我與我常在. 

不是一條易走的路,同路人更難求.

謝謝你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pleasure to be your 同路人:)

my feedbacks at your FB:
========================

"Freelance" is quite misleading, i mean to those people ... maybe we should think of a new name which could sound more positive, sustainable, not so "temporary, transtitonal".

u know it's a "idiot-driven" community ...

another advice/suggestion by my CUHK peer, he was once a director of a 4A advertising agency, but started his own biz in China, now a freelancer as design teacher, freelance designer.

He advised me to setup a "company limited", get a formal "BR", so it sounds more prof to our potential clients. Look, i'm a boss of my own company, not just a freelancer.

Got your namecards printed? At least put a company name, even a "BR" is not yet started ...:) what do u think?

di 說...

同路人未必時刻在你身旁 ( 其實時刻在你身旁, 你又未必喜歡了 ... 除非 ... ) , 但是我相信, 怎樣的氣質, 會吸引怎樣的人 ... 寂寞與快樂, 亦只有箇中人才能明白 ... 不違背感覺的人, 已經沒有太多時間思前想後了 ... 因為, 感覺要來了 ... 這次, 我該如何演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