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4日星期三

《心太野》

總覺得「焦媛實驗劇團」(或「春天」)的製作有一條市場公式。敏感題材、特出的舞台效果、加上一定程度的聲、色、藝……合起來就是個觀眾收貨的演出。

《心太野》是這條公式下的另一產物。以音樂劇自居,觀眾自是對歌、舞和戲都有要求。舞蹈最可觀,舞步經過精心編排,焦媛和陳健豪的基本功發揮得淋漓盡至,舉手投足和眼神,都充滿音樂感和節拍感,把現代都市癡男怨女的放肆與激情以身體語言表露無遺。

唱歌則較令人失望。曲、詞其實偶有佳章,《好姊妹》一曲以手心手背比喻姊妹情,頗令人感動。演繹卻強差人意。趙學而算是唱家班,但唱功呆板。而焦媛的「雞仔聲唱腔」更略嫌刺耳。

至於戲,焦媛算是交足功課,陳健豪所飾的典型港式懶音頹廢男是一絕。趙學而是主角,但怯場得很,細緻的台詞沒消化,令角色流於平面。而全劇的敗筆,更在於主題處理。

《心》劇想探討規行矩步的辦公室女郎,面對欲望呼喚的抉擇。但在戲中,觀眾只看到神經質的趙學而和奔放的焦媛(象徵趙的欲望)交錯出現。除了形象包裝對比外,已沒有更深入的描寫。

究竟淑女如何過渡至艷婦?世俗壓力要結婚,要不要愛情?一次又一次的尋覓和失望,如何自處?每段感情過後,女人身上有沒有反映出經歷?觀眾統統看不到。末段刻意交代焦是趙的心魔,也嫌畫公仔畫出腸。而「Deep仔與國父」一段亦打亂了故事發展,放在開場作為陳健豪的亮相或許更佳。

本地集中探討女性劇場的藝團不多,觀眾期望在噱頭以外還有更多啟發。

1 則留言:

jacky 說...

焦媛在舞台這麽多年,還是有她的可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