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無妄之災

上周三清晨,被神色慌張的家母推醒,回過神來但覺全身奇癢難擋。猛然一看,全身佈滿血紅色立體無比的紅疹,刁鑽至耳背腳踭趾隙無一倖免。一照鏡,臉變了豬頭般紅腫。

二話不說打的到急症室,心在盤算分流需時多久,豈料醫護人員的反應快得教人吃驚。水泄不通的急症室內,護士看見我的模樣,先是一呆,接著火速領我越過人龍長驅直進病房,醫生緊隨於後,麻利地把布簾一關,便在紙上飛快寫下配方。

未幾,護士捧着一盤針筒進來,我衝口而出:沒那麼誇張吧!但心想,自小注射過不少疫苗,打針才不會有多痛!豈料刺進來的先不是針,而是吊鹽水用的「斗」。說時遲那時快,護士已吧搭巴搭給我抽了血,並直接把四款敏感藥和一劑類固醇注射入血管。

我來不及多問,身體已敵不過藥力催生的睡意昏迷過去。睜開眼,醫生拿着驗血報告在牀邊,劈頭一句﹕「黃小姐,請放心,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什──麼──?!本來還想逞英雄的我,被他這一句「安慰說話」,反而嚇得魂飛魄散。

結果,在醫院逗留至深夜,我足足接受了五款敏感藥和三劑類固醇注射,破了一生人打針的紀錄!臨行前,醫生自動給了四天的病假紙,於我也是史無前例。可惜,假紙於自由人來說,是得物無所用,桌上團積的工作,還得自己去處理。

至今也搞不懂這急病的由來。唯有聊以自慰,上月聲帶生繭,一直沒好轉,錯有錯着注射了「超級消炎藥」類固醇,竟莫名奇妙的「開聲」起來。平白一場無妄之災,還好最後拾回一身彩。

4 則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小心身子!
祝早日康復!

閒人 說...

那便要注意飲食及多休息了,莫名疹起大多是因為免疫系統出了問題所致。請戒掉吃海鮮及奶類製品和多吃蔬菜生果兼飲水哩。

Becky Cheung 說...

Therefore, the rash on your arms is just part of the symptoms.

Do take care.
Get well soon.

Becky

黃明樂 說...

Oh! You all noticed! I was thinking that no one would pay attention to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