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7日星期五

六歲的心事

有些學生,總是令人格外有印象。

B初來時六歲,寫的文章,細緻得教人驚訝。

「每月初,媽媽都催促爸爸去理髮。爸爸每次都答﹕『哦』,『哦』了便算。但若媽媽叫爸爸帶我去理髮,爸爸就會立刻牽着我的手到盈暉臺的理髮店去。

進了理髮店,爸爸坐下先剪,我拿着漫畫書在一旁邊看邊等。到我了,便與爸爸交換座位,他坐過的椅子還暖暖的。理髮師沒問我要怎麼剪,便動手了……

臨離開前,我看到鏡內自己跟爸爸的髮型一模一樣,我覺得頸項很涼快。」

這是節錄自他寫的短文「理髮記」,我覺得,簡直可以媲美一些兒童文學作品。

B的話不多,只有笑聲最大。做事慢工出細貨,畫班每次一小時,他畫足兩小時。有一次,他與鄰坐同學分享嘔心瀝血的作品,對方二話不說把它撕碎了。B呆在當場,沒哭沒發脾氣沒說話,只是連續幾晚把自己關在房間內。

一個月後, B像變魔術般把那幅畫再拿出來,對該同學說﹕「你上次把它撕碎了,應該向我道歉。」連B的父母,也不知到他暗暗一片半塊的把畫拼貼回原狀繼續珍藏。

B的校內成績好,父母都想替他轉往名校,每次討論得興高采烈,B都不作聲。有一次下課前B欲言又止,忍不住對我說﹕「我捨不得現在的同學。」我偷偷轉告B媽媽,孩子還小,轉校的事待升中再算吧。

結果翌年九月,B回到中心,跑上前擁着我﹕「Miss,我在原校升上小二了。」我看着他天真的笑,看不透背後那許多細膩敏感的心事,只覺無論如何都該好好保護這份內斂的情感。

2 則留言:

trash 說...

really written by a 6-year-old? hard to believe. : O Look at the choice of words and the sentence structure, it is totally beyound the level of chinese composition of a P.1 student....

黃明樂 說...

he's also written another one about 'going to the beach'. it was really cool and scored like 90 marks in his school exam--for a composition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