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8日星期五

公共空間

所謂議題,正是愈提愈不消提。

多年前到日本交流,新朋友例必問:你們香港的男女平等情況怎樣了?我總是語塞。小宇宙反轉再反轉,依稀記得上一代確是男尊女卑,甚至同工不同酬。

不過,今天港女自信爆棚,誰還會關注男女平不平等?該不會反過來是被矮化了的港男吧。偏偏在東瀛,這議題永遠長青。皆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正如「公共空間」在香港。

三年前到倫敦唸書,課上談及公共空間,歐洲同學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有啥好討論?

那當然。在外國,幾乎沒有空間不是「公共」的。大草地奉旨任人碌地沙,路旁石階隨時恭候閣下歇腳醫肚曬太陽。無端多出一塊空地,不久就被街童盤踞稱王稱霸。

他們是久入芝蘭之室,不聞其香;對香港學生來說,卻如入天堂。還記得留學的最後一個月彈盡糧絕,四人合租只有八十呎的房間。晚上擠在一塊睡不好,日間公然到公園幕天席地補眠。離開時最捨不得的,正是隨便坐隨地睡的寫意。想起要回到普天之下莫非地產商土地的香港,這裡那裡一律閒人免進,就覺倒胃。

又有一次,看見某女士在凱旋門等人,心想何時我也約友人相會於塔橋,怎都比噪音分貝奇高的時代廣場大電視底、或者空氣污染指數冠全港的崇光正門有意境一點!

回頭才發現,她甚麼人也沒有等,只是慢條斯理地把一本《哈利波特》看罷離場。凱旋門外石階上的兩小時,根本就是屬於她的「私人空間」。

有哪一天,容我坐在旺角市中心,額頭鑿着「請勿打擾」四個大字,寫完一篇文章,香港該比現在可愛得多。

1 則留言:

Frostig 說...

同意!  

我也很懷念歐洲的「空間」、空氣! 

同時,到底香港何時才有進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