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1日星期一

我的兩個腦

龍應台在新作《目送》裏說,她有「兩本存摺」,一本載着時間;另一本載着金錢。

金錢的增加,是工作時間換回來的。然而,兩本存摺裏的「幣值」並不流通、不對等。已付出的時間,不能用賺得的金錢去買回來。所以,她在金錢上愈來愈慷慨,時間卻只留給溫暖心愛的人。

教我想起我的兩個腦。一個腦,是與生俱來的。剛開始用時,是處理硬資料的高手,上至國際大事時事常識,下至左隣右里的電話號碼人名街名食肆位置商品價錢,隨時倒背如流,不費吹灰之力。

久而久之,這個腦無復當年勇。記憶體有限,存檔愈多,轉數愈低。同時處理多項工作,資訊超載,說當機便當機,誰也不給面子。

另一個腦,是買回來的,剛好相反。型號日新月異,記憶體龐大,儲存資料前甚至不必篩選。只消一分鐘,茫茫資訊海中起碼得出逾千個搜尋結果。

人腦隨年紀退化,電腦卻愈來愈無敵。偏偏人們都喜歡跟電腦比賽,強迫血肉腦袋裝進更多。何苦與一張excel表格爭一日之長短?讓它盡情發揮好了。

我寧願學懂忘。能忘掉的儘管忘掉。一旦豁出去,真的失憶得連今天在哪兒用餐,昨天見過什麼人,自己現在貴庚,都得認真停下才想出答案。

然後發現,人生值得記住的事情,本來就不多。記憶隨年月變得冼練,變得珍貴罕有。日漸萎縮的腦袋,勉強夠盛載。

兩個腦,同樣不流通、不對等。多麼先進的電腦,都無法把珍藏的回憶喚回來。有選擇的話,我會把電腦的記憶體全盤奉獻給工作;內心一隅腦海一角,卻永遠只留給喜歡的事窩心的人。

3 則留言:

g 說...

nice metaphor :)

Frostig 說...

對,說得很好。 

我們現在的資料甚至可以連電腦都裝載不了,何況是我們還未能開發盡的腦袋?我只是覺得,我們現在的生活真的太繁忙了,所以才會如此。  

好好享受一些悠閒的時光吧!不要累壞自己啊。 ;-)

鄧景 說...

其實人的記憶很奇妙,太強的記憶力,不一定是幸福的泉源,卻往往是痛苦的禍根。

外國曾經出現一個記憶力極強的人,強得所有事物的細節只要看過一眼便一生也不會忘記。瞥過的路人穿甚麼、一閃即逝的影象、跟人上幾秒談過的無聊笑話,全都記得一清二楚。

但太強的記憶反而令他非常痛苦,受著各種記憶訊號的折磨,不得超生。

這令人想到,其實上帝叫人有遺忘的能力,當中自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