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5日星期四

聖誕老婆

三年前,初到佛羅倫斯。聖誕正日,歐洲猶如死城。交通全面癱瘓,滂沱大雨下,只有幾輛的士在打死狗講價。

好不容易扺達旅舍,渾身濕透。「慢着!」一位雞皮鶴髮的老婦,喝止我們。「別沾濕地方!」她瞪着一雙怒目,伸手大字型攔住門口。旅客們被殺個措手不及,狼狽地從背囊拿出毛巾,擠在門前數呎地方,滑稽地當眾擦身。

走近櫃枱,老婦指着一張皺巴巴的手寫聖誕餐單。「二十歐羅!吃麼?」完全沒有考慮餘地,她又連催帶嚇:「今晚周圍都沒吃的,不吃就算了。」唯有乖乖掏錢。

在傳菜窗前等派飯,隔着僅有的空隙看到,天啊!又是你?!「牛肉吃光了,吃豬扒吧!」她不耐煩地晃着頭上沾滿油的聖誕帽。下一位識趣地點豬扒,還是捱罵。「豬扒沽清,你吃雞翼!」輪到我,連雞翼都沒有。「香腸,給你兩條!」她把急凍香腸大力一摔,冰碎散落一地。

我看着那翻熱了的廚餘,覺得咱們像苦海孤雛。小膠碟裡,沒有一樣食物是自己點的。心想:這是甚麼待客之道?千山萬水,就是為了一頓受盡氣的冷飯?

飯吃不飽,天卻下起雪來。我攏着衣領,正欲回房間添件外套,又與老婦擦肩而過。這才發現,她頭都半禿了,提着袋正要下班。眼神疲憊,與剛才的氣勢判若兩人。

翌日起床,興奮得尖叫。城市白濛濛一片,美得無話可說。舉機拍照,鏡頭內一個婆婆穿着大褸走過,方想起昨晚那老婦,身上衣服比我還單薄。天寒地凍,她要走多遠才到家?

那難吃的晚飯,叫人雅興全消。醒來方記起,一整晚下來,咱們甚至沒對大時大節孤伶伶開工的她,說一句聖誕快樂。

2 則留言:

匿名 說...

Hi,

Merry Christmas & Happy 2009!!!!

Qooqooma

Frostig 說...

Merry Christmas!!! 


其實,旅遊要的只是體驗而已,大家都輕鬆一點就行了。  

希望那位旅社職員和以後去那旅社的住客都開開心心啦!  

Happy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