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恆仔的故事

他,像在說旁人的事般平淡。旁人如我,卻不能自己動容起來。

當年,升不上中四的恆仔,賦閒在家。家人之間,本就溝通不多,失學後,更只剩下一句:「仲坐響度?搵工啦!」

年少氣盛,把心一橫,要麼不幹,要麼賺好多錢。無甚學歷徒具氣力的他,唯有走到地盤,一做便是兩年。

入世未深的小子,面對惡形惡相的工頭,動作稍慢便捱轟。「咩呀!唔駛做呀?讀唔成書,唔做地盤唔通比個皇帝你做?」

誰叫自己沒選擇,只得忍氣吞聲。直至生日那天,恆仔如常開工,如常捱罵。終於,他憋不住哭了起來,工頭更是怒火中燒﹕「喊咩呀喊!生日大晒?再喊唔駛返來!」聽罷這一句,他哭得更厲害,掩臉跑回家。

累極的恆仔,心想,這種生活,至死方休不成?然後,神推鬼撞,他拿出封了塵的小學紀念冊,翻開班主任那一頁,寫着﹕「天生我才必有用」。

看似行貨的贈言,深深觸動了沮喪的他。稚嫩心靈,早忘了多久沒被鼓勵過。他忽然想起,小時候很愛畫畫,不知何故,升中後便荒廢了。於是,他走進了IVE。

IVE的入學最低要求,是會考五科合格。傻呼呼的他,連會考都未參加過,就交了表報讀平面設計課程。豈料沒多久,校院真的破格取錄了他,之前竟連面試都沒有!

我端詳着恆仔,男孩中,他個子算小,難以想像兩年的地盤生涯,以及當中的起跌掙扎,他如何獨自熬過。

事過境遷,這一刻的他,成為了唯一的香港代表,將遠赴海外參加<世界技能大賽>(Worldskills International),一顯其平面設計的身手。

我問他,要是贏了冠軍,有甚麼話想說。他眼睛一焛,堅定地說:Nothing is impossible。人只要不放棄自己,別人一定不會放棄你。

5 則留言:

Chocobean 說...

他贏不贏其實已經唔重要。一個會說nothing is impossible的人,佢活得積極已經係生命大贏家。

Chris 說...

你好!
因為今天休息, 買了一份平常小看的明報(平日都是經濟及信報), 讀到"恆仔的故事", 再到此一遊, 一看就看了幾篇, "無胃的F", "上班前與下班後的四分鐘", 都有頗深刻的體會與共鳴, 對於恆仔的故事, 就更深感受, 未經同意已轉載給自己的朋友及自己的BLOG內(有列明出處, 請見諒).
自己也是7X年代出生的, 六四的記憶, 面對畢業工作已十年, 周遭的年輕人, 自己教會小組一群20多歲的"棟樑", 有時真有點汗顏(大大滴), 但相信明天會更好, 自己也盡點點力, 希望這一代比自己, 自己的上一代更好, 走得更遠.

更多如恆仔一樣的年青人, 為理想去闖一闖!

黃明樂 說...

Chris,

多謝你呀! 其實仲有好多像恆仔一樣的年輕人,只因一時的挫折,就被人遺忘了,連其後的努力都沒有人注意.

佢地好多都好生性,好自愛,好需要人聆聽同比機會.希望我們用同樣的心情去對待正生書院的學生就好了.

hayes 說...

Hi,
你所說的都感動了我。
很多時候,聽到別人狠狠的批評年輕人和小朋友,說他們怎樣怎樣壞,我都覺得很難過。
有些他們或許不怎長進,或許不是別人眼中的乖乖仔女,但大家都忘了他們的成長都是受到這個社會所影響。都別把他們看成是不可救藥的人好嘛?
我深信,教育是可改變他們的。而教育,是整個社會的責任啊!

Frostig 說...

他很幸運!  

畢竟,有這麼難得的機會的,在香港不容易找到第二個......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IVE可以不看成績也沒有面試就取錄了他,這,真是上天的另一種眷顧。坦白說,如果沒有得到那一個機會,說不定這位香港主流社會裏的「失敗者」早已放棄了自己。  

所以說,香港的教育制度只是「出產失敗者的強大機器」。雖然他的故事使我感動,可是一想到更多人不能這麼幸運地得到這麼好、這麼難得的機會(儘管有天分),就心如刀割、慨歎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