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日星期四

未聚已散的筵席


第一次,記憶總是深刻而美麗。

97年,初訪北京與當地學生交流。學生樓裡,百餘呎房間放四張碌架床住八人,分享一扇小窗一把風扇。我們幾個不速之客,滴着汗擠在餘下幾呎地方,纏他們一個通宵彈結他唱歌風花雪月面不改容。

整整一個月,有粥食粥有飯吃飯。早飯是用北大飯堂「糧票」換取的紫米稀粥,不然就在路口車仔檔買件煎餅一人一口分甘同味。「豪」一點那天,拐進小巷吃餛飩,一塊錢有十小顆。

國內的同學,都是自攜溂口盅到飯堂取吃的,搞不好路上碰到我們,一人掠奪一件餃子,午飯都沒了,還是好脾氣地搖搖頭朝我們笑笑。

炎夏,入夜一片悶熱。我們就在街頭買個大西瓜,興奮地分着吃。左手拿西瓜在「刨」,右手接着吐出來的核,全無儀態可言。吃罷,互望喪笑,一身濕漉漉,也不知是西瓜汁還是汗,途人側目,我們樂不可支。

十二年來,多番重訪北京,吃的、住的,都好多了。上周下榻於柏悅酒店,在頂層的China Grill吃晚飯。蒸扇貝大得像高級精品店玻璃櫃內的超巨型象棋,鮮嫰肥美。胡椒蟹醒胃又不辣,幾呎外已聞到香味。還有燒牛扒,半肥瘦生熟恰到好處,肉汁充盈,吃多少都不膩。

車水馬龍的長安街,透過落地玻璃窗敞開在眼前,夜燈點亮了蜿延的金光大道,在黑夜飛舞。由是想起,當年初到貴境,一群青春少艾沒能在高級餐廳俯瞰長安街,只得用腳感受,嘴唱着王菲《約定》裡的一句﹕「沿路一起走半哩長街」,仍然陶醉至死。

情懷不再,沒有了浪漫的稀粥,曾同路的今日也已各自天涯。倘有緣再聚,來一趟大杯酒大塊肉,分享一夜留不住帶不走的良辰美景,又如何。

9 則留言:

若缺齋老人 說...

可能我老了,近來都懷念緊高中的歲月。

ricedog 說...

你就好啦,有得去玩.....
今年會再出書嗎?如果會,又會否在書展現身和讀者見面?

黃明樂 說...

ricedog,

書會出,不過會在書展後,大概九月吧,到時記得捧場!

匿名 說...

青春係最烈0既酒,
乜都可以陶醉一番

Desertfox 說...

I am going to Beijing tomorrow. For someone like me who have lived abroad the majority of my life, I am just excited to finally see the places with my own eyes instead of from the books.

uncle ray 說...

為什麼不在書展出書呢?要捧場了。

請問新書是否輯錄以前報章上的文章?會否加新文在內?

野牛 說...

還是好脾氣地搖搖頭瞧我們笑笑

應該是 朝我們笑笑 或 瞧著我們笑笑
記得再另篇文章中也出現過同樣的錯
只有母語是廣東話的人才會出現該錯誤
講普通話的不會出現該錯誤, 因為兩字的讀音相差很大

黃明樂 說...

Uncle Ray,

書是新寫的,內容暫時賣關子,出版時一定告訴你! 

黃明樂 說...

野牛,

謝,已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