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4日星期一

許願之狂想

新年流流,人人許願。我許過的,時靈時不靈,靈時也不覺因為許願而靈,不如作罷。倒是不時有些狂想,倘夢想成真,大概不但惠及自身,也必造福人群。

憑姓名搜尋某人的電話,我們試得多。我常幻想,有沒有一種發明,反過來,輸入電話號碼,即可知道機主是誰。這玩意,尤其適合大時大節收到無數不具名之祝福短訊時用。怕有私隱問題?還不易辦?改為只有曾經聯絡的人才會顯示姓名,更有助篩走白撞推銷電話。

年紀大,腦袋壞。有時無端浮起零碎片段,就是記不起是何年何時何地的事。倘有一發明,鍵入關鍵字,事情始末可即時重溫,多好。電子手帳,或有類似功能,但只限公事。曾做的傻事說過之傻話想過的傻主意,誰照顧?這東西,尤其適合一腳踏多船以防記憶出錯口供夾錯之人士。

逛商場,最怕轉來轉去找商品。最好有部電腦,像公共圖書館的搜書器,一按掣,樓層櫃位位置存貨數量價錢一目了然。逛書局是同樣道理,如果職員的電腦系統開放給讀者用,必可省回不少人手。

早前趕稿至肩頸手腰麻痺,半邊身動彈不得,一邊練習左手用mouse一邊又在狂想,如果有個超大屏幕裝在天花上,攤屍在床手持紅外線搖控都可上網、寫稿,該是本世紀懶人至愛的偉大發明。屏幕還可看電影,大字型躺下欣賞,好過仰起頭看到頸梗肩累腰骨赤。

看累了自然入睡,裝置最好懂得自動感應關機。時間掣,功能類似,弊就弊在明知調好時間,總是心思思等到關機才罷休,形同虛設。怎及得上趁你墮進夢鄉才體貼地收工的設計,就像晚上沈睡後,阿媽進來給自己蓋上一張被那麼溫暖。

4 則留言:

cm 說...

攤屍在床上網看電影 -- see NASA Bed Rest Lab:
http://www.wired.com/wiredscience/2008/05/nasa-bed-rest-l/

cm 說...

輸入電話號碼即知機主是誰 -- done in the US/Canada -- actually is a big privacy concern for me; I'm paying C$2/month to get my phone number unlisted:
http://www.google.com/#hl=en&q=reverse+phone+number+lookup

hkeric 說...

小弟也是用左手玩老鼠的,也是練出來的,嘻嘻

雪鷺 說...

我總在幻想,要是我有超強的記憶力,即使打斷腿也逍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