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2日星期六

書店裡的臥底

<無間道>裡的「傻強」說:「如果有人明明在做一些事,又心不在焉地看着別人做另一些事,他一定就是臥底。」

新作者會告訴你:「如果有人明明在書店打書釘,卻心不在焉看著別人在打另一本書的書釘,他一定就是該書的作者。」

揸筆搵食幾年貨仔,間中跟同期入行的友人聚頭,都揚言有一天,要寫一本「寫書人混吉二三事」,把醜事瘀事共冶一爐。

七咀八舌交換蝦錄經歷,說得最有共鳴的,莫過於如何扮讀者到書局「巡視業務」。

讀者找書,書找讀者。幾經辛苦遇上伯樂,書出了,但不好賣,是沒用的。但銷情,又很視乎作品能否接觸受眾。

於是,在書店中,買書人專挑新淨的書,「混吉作者」卻最留意被翻過的書,書愈殘舊,說明愈多人打過書釘。

作品若不被放上「豬肉枱」,幾乎沒可能被發現。怎樣長踞「豬肉枱」,卻是學問。厚臉皮的作者,總是一邊催促鄉親父老捧場買書,一邊千叮萬囑別把「豬肉枱」上最後一本買走。否則,再添書之前,連曝光的機會也沒有。

更甚者,會叫買書人不到書架取書,而是直接問櫃枱。查詢為名,提醒店員書仍在世為實。因為經驗告訴你,售貨員不一定了解每本作品,被問過,上了心,至少有機會放個當眼位置。不知是否做了白做,但不做白不做

到書店混吉不夠,轉戰圖書館。扮借書,填一張「入書表」搏大霧,全港66間公共圖書館,每間放幾本,也算賣出200本。

這些舉動,很丟臉?佷無賴?很cheap?我們卻都是如此走過來。較早期出道的同行中,某些刻下已是暢銷作者。回望昔日的行徑,化作笑談。皆因今日不用再靠「豬肉枱」,也自有讀者主動到書店問﹕「某某新作出咗未?」

2 則留言:

迷失在無情的香港教育的港孩 說...

我好鍾意你的文筆,簡單直接,用字唔係太難明,我雖然只係睇左你最新出的港孩,我都好清楚我宜加的情況.........只可惜......浸沒在這個大海中難以知道我的燈塔在何方........

Maggie 說...

考完試要抽空看你的新書

(其實我們已經在優先場上看了少少有關未婚媽媽一部份)

ps 個版頭無改做本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