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告白》(二)

如果說,是什麼毀了兇手少年A一生的話,大概不是他的聰敏與偏執,而是其單純與天真。

我知道,這樣形容,有點那個。

絕頂聰明的孩子,嗜好是製造酷刑工具虐待動物。由發明凶器到仔細步署,最後義無反顧殺害一個四歲小童,沒哪一步,不是心狠手辣的。這樣的一個人,怎可能「單純」?

關鍵,在謀殺動機上。

殺人,是因為思念。更是因為父母離異當日,媽媽的一句﹕「要是你出了什麼事,媽媽會趕回你身邊。」

他甚至不曾懷疑此話的真確性。他只是一心一意待在自己的幻想世界裡,心無旁鶩等待這一天。

他專注研究,讀媽媽留給他的書,非為成就,只為心理上的感情聯繫。

他心高氣傲,因為只有看不起別人,才可與了不起的媽媽看齊。

由得獎到闖禍到殺人,不是犯罪,是他對媽媽的呼喚。

殺人後若無其事返學,不是刻意招遙,而是因為在他主觀的世界裡,其他人從不曾存在,所以也不用迴避。

呼喚母親的過程中,別人的生命,他不是理性地認為不重要,而是連去想這個問題的心思也壓根兒不曾存在。

媽媽的承諾,是他的信仰。當此志不渝的相信,演變成歇斯底里的渴求,然後突然發現,母親原來早已再婚,並再度懷孕,便徹底崩潰,繼而留下「幸福就像虛無縹渺的肥皂泡泡」的遺言,企圖與全校師生同歸於盡!

他偏激、他任性,但最致命的,其實是那是不合乎常理的天真。

沒有人幾曾告訴他,媽媽走了,會改嫁、會生小孩,正常不過。大人不願揭示現實殘酷,簡接促成他的虛假夢想。

真正毀了他的,不是母愛的欠缺,而是天真的信念、脆弱的心靈、加上夢想的幻滅。而聰敏的腦袋,不過是走上不歸路的最後一步。

1 則留言:

SiuHong 說...

再認同不過,眼光獨到,很喜歡看你的blog,十分inspi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