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

吃與不吃 是個問題(上)


身邊不少朋友,近年開始茹素。

不為健康、不為信仰、不為安全,而是出於惻隱之心。

食用禽蓄被殘暴對待的新聞,愈揭愈多。飼養環境差、飼料是垃圾、催谷生長、殘酷屠宰……手段要多辣有多辣。

網上廣傳關於鵝肝製作過程的照片,教人煞是不安。鵝頭被箝子箝着,長長的管子插進喉嚨,灌食至死。照片的一旁,是一個「真人版」的演繹。一名女人被人揑着脖子,用大大的膠斗插喉灌食。女人一臉惶恐,咀角還淌着血。

把這幀照片看了那麼多次看得那麼仔細,是因為──我其實很喜歡吃鵝肝。關於鵝肝的種種,不是沒聽過。但耳聽,跟眼見,震撼還是有差距的。

自此,每次點菜,都是魔鬼天使的交戰。吃,與不吃,真是一個問題。必須坦白的是,魔鬼還是有戰勝的時候。

我是很認真地找過的。世上有沒有一些有良心的鵝肝產地,殺生難免,但至少人道一點,不要灌食至死?

結果,徒勞無功。反而看過一些力證「灌食算不上殘忍,鵝比人類更能抵受痛苦」的說法,無良至此,真是無話可說。

然而,我想不通的是,禁食,就能抵制無良商人了嗎?如果只有一兩種禽蓄受虐待,或許還行得通。然而今時今日,統統難途劫數。鵝肝之外,打針雞我們習以為常,近日還盛傳有打針催生的豬!無良商人,陸續有來,總不成甚麼都不吃吧。

為此茹素的有心人,很值得尊敬。然而,總有一些人,基於種種理由(包括健康理由),而不能不吃肉,怎辦?說到底,大自然的食物鍊,都是有其存在意義的。再者,要有心人透過規限自己來懲罰無良商人,又公平嗎?如果不,還有沒有其他出路?(待續)

2 則留言:

Rico Lee 說...

[抽水]It's all about determination![/抽水]

係我眼中全面擁抱素食與否同係咪玩到trail ultra道理一樣,你只要有一個不惜做苦行僧決心就乜都有得搞。沉迷口腹之慾會折壽嫁!

Andrew 說...

http://thehousenews.com/personal/%E5%90%83%E9%B5%9D%E8%82%9D%E4%B8%8D%E5%BF%85%E6%AE%98%E5%BF%8D/

吃鵝肝不必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