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4日星期二

自由人

特首選舉工程過後,膽粗粗當上自由工作者(俗稱Freelancer)。最大的挑戰,除了不穩定的工時、工作量和收入,還有應付各方友好的妙問妙答。

「這份工作是否沒有報酬的?」是最常見的問題。
「當然不是,我也要吃飯的。」心想,沒有報酬的不叫工,叫義工。
「那是不是很快就會發達?」
上一秒才擔心我當乞丐,下一秒以為我會成富翁,這是甚麼邏輯?
「總之,我所做的,不會餓死,也不會發達就是了。」
「甚麼意思?」
我以為十個打工仔,十一個都是不會餓死也不用妄想發達的,還要再解釋麼?

另一個經典情況,是當你忙得頭昏腦脹時,有人就會說:「你整天閒着在家沒事幹,還不找些『細藝』?」
「我正趕工構思一些東西。」
「哪有,你還不是老在發白日夢?」
原來在大部分人眼中,工作的定義是有沒有一個辦公室,而非有沒有動腦筋,難怪辦公室內通常有許多行屍走肉。

朋友聚舊問起:「最近忙甚麼?」
「最近在做某某project…」
通常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之後有甚麼打算?」
天啊!我連手上的也未打算好,怎知道以後有甚麼打算?現在的project也很好玩,你為甚麼就不想知道多一點?

比較到題的問題是:「為甚麼喜歡寫作?」
「因為有話想說。」
「寫作有前途麼?」
這下輪到我自嘲了:「我無財、無貌、無身材,卻有無窮的表演慾,只願在文字的國度裡馳騁,希望有人收留。」
「甚麼意思?」
又來了!這次,我沒好氣地說:「喜歡,是不用解釋的。」

1 則留言:

zhou 說...

我在電臺上聽到你在晨光第一線做節目,所以來看看你的blog,從頭看始。對你這篇“自由人”很有同感,“原來在大部分人眼中,工作的定義是有沒有一個辦公室,而非有沒有動腦筋,難怪辦公室內通常有許多行屍走肉。”這句是經典,現代人已經把種種事物都定義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