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5日星期三

蝦記

土瓜灣有間小菜館叫「蝦記」,是我和劇社朋友的至愛。

每個周末排戲過後便在那裏吃夜宵。一行十多人佔了全店最大的,一進館老闆娘便端上滿滿一窩老火湯招待熟客。我們一班餓鬼一邊狼吞虎嚥喝湯,一邊七嘴八舌地點菜。小菜只售三十元一碟左右,碟頭大、鑊氣夠。啤酒五元一瓶,我們「四枝又四枝」的叫。一晚下來,吃得杯盤狼藉才每人四十元左右。

小館的侍應,像是我們的老朋友。最愛偷懶看足球的肥哥哥時常都說﹕「要想生活過得好,千萬別買利物浦!」逗得不懂看足球也從不下注的我笑個不停。另一位貌似蘇永康的年輕伙記從不看話劇,卻最愛拿我們的單張揶揄一番。「你們的劇社最棒是化妝,把其貌不揚的人都化得像明星,改天我也要做舞台劇過癮一下!」

某年我生日前一晚,剛巧在「蝦記」吃夜宵,老闆不知哪裏收來的風,在接近零晨時分端出一碟豉油王炒麵!「長壽麵,長吃長有!年年有今日,明年生日再來幫襯!」他說得豪邁,大伙兒即時起哄和應,邊碰杯邊唱起生日歌來。那一刻,透過盛啤酒的玻璃杯子看到的朋友笑臉,和「蝦記」牆上那刻「大展鴻圖」四個大字的明鏡,我至今也沒忘記。

不過,翌年生日我沒有再去。因為「蝦記」已於二○○五年六月四日,因不勝業主由一萬五千元大幅加租至四萬元而結業。那長壽麵,沒能令它更長壽。若今天已投胎轉世再展鴻圖,請相告;務必拉大隊再續那把酒言歡的時光。

最後一夜,蝦記一隅




3 則留言:

奇 說...

可惜...

Subtropicalboy 說...

你的文章,令我覺得很溫暖﹗

黃明樂 說...

吃飯除了吃味道,還吃感情. 感情愈老,味道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