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6日星期三

戇居的快樂

喜歡搞話劇與從不看話劇的人,像金星遇上火星。

「咁多時間搞餐懵冇錢賺仲要貼錢,你係咪傻?」不只一次,友人好言相勸。

沒錯,業餘劇社不易生存。科款開戲飯盒自備自費慶功都司空見慣。而且,籌備一個演出一般需時三個月至半年,周末周日公眾假期埋首排戲斷六親不在話下,有時更要推掉工作來遷就。偏偏,搞話劇的,自由工作者不少。工時不定,收入偏低,開戲還是開飯,真是兩難。

昨天談及話劇《吻合》,該劇的翻譯C四年前辭掉正職,花光僅餘積蓄赴美唸了一個創意寫作課程。回港後心口掛個勇字投身創作,其時連一份散工都沒有。某晚上網搜羅好劇本,無意中發現《Match》一劇,一見鍾情,膽粗粗電郵原作者借出版權作譯本。兩年前與識於微時的友人重遇並合組劇社,終於在今天把譯名《吻合》的心血結晶搬上舞台。

別以為C飽食無憂米才寄情附庸風雅。4年來,她咬緊牙關接了無數捱更抵夜的文字工作。除了養活自己,替已離異的父母分別供兩層樓,還捐出收入侍奉教會,低潮期連一百幾十元理個髮都要三思。《吻合》上演前幾個月,家人還不幸證實患上骨髓癌。

好像電影情節的故事,原來生活中俯拾即是。可幸的是,友人臉上沒有電影主角那份「迷死人」的滄桑,反而年近三十仍然貌似大學生。對創作的此志不渝,滋養了臉上那長駐青春。

人生難得幾回癡。愛戲的,都是「戇居」之人。不入虎穴,焉得這戇居的快樂。

1 則留言:

wilson 說...

對創作的此志不渝...
應為 矢志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