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5日星期二

吻合

早前看罷話劇《吻合》,頗有意外驚喜。

劇本的表述方式在香港算是少見。五個角色,沒有直接交流,故事只由各人的獨白互相貫穿。

患癌病的主角向女友隱瞞病情;女友為了鼓勵他求生而撒了一個又一個的謊;女明星給主角捐骨髓,經理人為了保護其事業發展而騙說骨髓不吻合;女明星為了替所愛的同性戀男演員掩飾而與之結婚;鹵莽駕駛撞死主角的司機,因不忍病重的母親花光棺材本而偷偷把她買彩票的錢藏起。

劇中各人都為了所愛撒謊。謊話造就了命運中的「錯過」和「吻合」。愛之深、騙之切。最好的劇本裏沒有完全的好人,也沒有永遠的壞人。人生抉擇,各有前因。

此劇對演員來說,是個大挑戰。斬件式輪流獨白,一旦誰脫了台詞,就像骨牌效應般一發不可收拾,故事再不能說下去。

但我更佩服編劇Marc Chun。「命運」、「機遇」和「偶然」這些命題像命定屬於小眾;以羅生門表達方式就更是藝高人膽大,丁點兒泛駁都可遭柴台。加上只有五張椅子和刻意省卻的舞台調度,好比向觀眾下戰書﹕光靠故事就有能耐把你的心思拴住!

觀眾沒有令專程從美國來看自己作品的Marc失望,屏息追看到底,絲毫不敢分神。完場後,對劇本讚不絕口。

這個原名《Match》的劇目曾是美國Premiere One-Act Festival的冠軍,在世界各地上演逾二十次。如果在香港,懂得欣賞它的不單是藝穗會小劇場的八十位觀眾,而是文化中心大劇院的滿座高朋,本地的業餘劇社,該會比現在容易生存一點吧。

1 則留言:

wilson 說...

丁點兒泛駁都可遭柴台..

是 ...反駁...拆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