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7日星期三

國王的新衣

朋友說我,橫看豎看都不像喜歡教小孩子。「你完全沒有耐性,至少該教高中生。」我的缺點,他們都說得很對。不過,令我甘之如飴的,是小孩子的真性情。

九月休息過後,上星期課程重開,長高了的小二男生跑出來迎接,擁着我說:「老師你終於回來了,我天天問媽媽何時再上英文課呢!」

新同學加入,少不免要大家介紹自己熱熱身。輪到我,則通常只簡單說自己姓甚名誰,嗜好看書看電影;我來教書,是因為喜歡小孩子。

下課後我在收拾細軟,聽到其中一個學生蹦蹦跳跳地走到接待處,煞有介事地告訴負責人:「我知道黃老師為甚麼來教書了!原來她很喜歡我們啊!」負責人沒好氣地說:「那當然了,你們那麼搗蛋,不喜歡還真教不來!」我心裡說不出的感動,暗自警惕說話要小心,原來學生這麼認真地看待自己一字一句。當然,身教又比言教重要。

又有一次,我叫學生在黑板上作故事,下課後其中一個學生到處告訴別人:「我們合寫了一個故事,字體最醜那個就是我。」「你還好意思說!」我瞪大眼看他。「下次寫好一點就是了!」隨即吐吐舌頭。

孩子有話直說,與之相處總覺如沐春風。言談間,偶然又顯露出機靈和智慧。回歸十周年胡錦濤主席訪港,與體育學院代表切磋乒乓球。我問幾個高小生有何感想,得到的答案竟然是:「與主席打球,贏與不贏,是一個問題!」

我想起了故事<國王的新衣>,那美麗的謊言,只有小孩才能道破。

1 則留言:

Carson Chung 說...

趁小學生未踏入反叛期前,
還可以開心地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