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5日星期一

繁文縟節

一個婚禮給你的印象是什麼?

天未亮便掙扎起,像個木頭公仔般讓化妝師把紅的綠的塗在「不上粉」的臉上,撐惺忪睡眼隱隱看到鏡內那個愈來愈「不似樣」的自己。

整裝未遂,接新娘的大隊湧至,三扒兩撥玩畢連串鬥智鬥力手口並用的遊戲,車輪戰地奉茶,剛巧趕及在出門的佳時把「鴨仔團」趕上花車。由女家到男家再到女家回門然後趕到宴會的會場,搞不好真是名副其實的半天港島一日遊。

好戲未完場,到了會場一對新人繼續扮演紙板模特兒,撐僵硬的四萬笑容握手拍照,甚至為配偶及親友作首次介紹。中場混戰空肚子乾下十杯八杯,好不容易捱至打烊送客。因為時間關係早已訂了明早八時起飛的機票,真真懷疑誰還有氣力翌晨起去度蜜月。

朋友L數月前結婚,男、女兩家老長輩多,不宜舟車勞頓,索性把宴客酒店所送的套房當作女家。早上十一時左右,旅遊車才施施然接大伙兒到酒店,見證女兒喜喜洋洋的「出門」──到樓下的宴會廳。醒目的兄弟姊妹早已打點一切,埋位向男家奉茶。返回酒店房間「回門」過後,賓客已在會場聚集好,如貫拍照。

儀式準時於下午一時在律師的見證下進行。三時正曲終人散,老人家懷安慰和滿足的微笑回家午睡。室外一遍陽光燦爛,小倆口還可恩愛地手拉手到公園作最後衝刺,留下倩影。

繁文縟節看似指定動作,但若換個角度化繁為簡,何嘗不是個輕巧而莊重,溫馨而沒有壓力的婚禮?何苦拘泥於形式。

1 則留言:

wilson 說...

如貫拍照...
應是 魚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