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星期五

迴轉壽司與漢堡包

迴轉壽司進駐香港是上世紀末的事了。那個年代,結伴吃壽司是我等少女暑假寒假的重點節目。

沒有盡頭的迴轉輸送帶、目不睱給的選擇、殷勤起勁的服務員、還有自助抹茶粉醬油子薑青芥末,真是未吃先興奮。

白飯飽肚,女孩子胃口小,零用錢更少。一碟兩件齊齊分享,嘗遍不同款式。平貴選擇小心配搭,邊吃邊算有沒有超支。

後來到東京作交換生,滿以為不愁沒有「壽司腳」,豈料當地沒多少年輕人結伴去吃迴轉壽司,下了班風塵樸樸的單身男人卻一店都是。

帶著一整天工作的疲累,等不及回家弄個熱麵,趕快在路上吃幾件生冷壽司充飢。眼盯著牆角電視在播的陳年卡拉ok,面無表情嚼著魚生,間中呷口啤酒。食客之間樂得沒有對話,偶然嘆氣滲出一致的孤寂感。色彩斑斕的壽司碟,沒有色彩的人生。吃罷,用餘下的力氣踱步回家。

迴轉壽司在它的家鄉,原來是一個人的玩意。

早前看到中環麗人J這樣寫:「一個人,叫了一個飽...環顧四周,全部都是一個一個的飽,和一個一個的呆食客。想來大家都是同病相憐的可憐蟲...吃著吃著,仍一邊思考某個問題如何處理;呆著呆著,希望趕工後盡快回家。麥當勞內,大家都有其他食客咬著飽作伴...吃飽了...麥當勞的可憐蟲戰士們,再出發!」

有趣的是,麥當勞在日本像壽司在香港,是少男少女專誠結伴前往大吃大喝浪躑青春的聚腳地。換了一個城市,卻都成為了單身客蝸居的中途站。

1 則留言:

wilson 說...

看來這位中環麗人是 包飽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