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8日星期一

神秘天使

小時候最懷念那個遊戲,名叫神秘天使(Secret Angel)。

全班同學,每人從紙箱內抽出自己的「主人」,自己則是對方的「神秘天使」。天使要隱瞞著身分透過書信關心主人,當然間中還會送上小禮物小情趣。

明知是同班同學,倒也不會刻意揭破誰是自己的小天使,反而很是放心的盡訴心中情。許多主人原來都是「表裏不一」,沉默寡言的筆下竟有萬語千言說不盡;爽朗豪邁的倒也沈迷哈嚕吉蒂信紙貼紙印章。

學期尾,小天使身分揭盅。雖則一年下來,或多或少心中有數,相認那一剎還是禁不住興奮。換了一種關係,主人和天使的距離拉近不少。

我曾遇上一位天使,平日素無往來,心忖話不投機,後竟在紙上世界成了好友,事事心有靈犀。至今十多年,復有往來。

不過有一次,我選擇不去相認。

而其實,那並不算是正式的「神秘天使」遊戲。

我所唸的小學分上、下午班。同一個抽屜,兩晝同學輪流使用。五年級那年,心血來潮在抽屜內給上午班六年級的同學留了一張字條,對方漫不經心回了一句,竟然開始通信起來。

像是早有默契,我們從來沒有把姓名相告(萍水相逢嘛),益發無後顧之憂地為賦新詞什麼心事都亂寫一通。

後來有一次,我無意中在抽屜內發現她遺下的彩色手工紙,背後寫上了姓名、學號,默默記在心裏。

過了年,我在班中點名冊看到她的名字,原來她留級了。我沒有上前相認,只是格外留意她的一舉一動,又生怕她把我認出。那書信往來,自然無疾而終。小學畢業後,更從未遇上。

今日偶然想起,忽然很想知道,你……活得可好?

3 則留言:

Milly 說...

您好,我曾在您母校(中學)任教,當時聽過您來校主持的早會.當時我面對去留問題, 因此聽您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時,感覺格外貼心和嚮往!
如今我已離開學校,投身自己想做的行業.那過程,那結果,無論苦樂還是成敗,我都知足享受.
謝謝你那天的分享,讓我覺得人活著怎也要做些事,更該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如今您已開始在文字世界找到人生定位,我很替你高興.希望你繼續堅持,朝著想走的方向邁出更堅實的步子!

黃明樂 說...

hi Milly! 很高興收到你的留言. 做喜歡和相信的事,是人生最大的祝福. 就算路不好走,也是自己的選擇.

你現在做哪一行呢?俾心機,我們一同努力喲!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罹 說...

I'm also sort of an angel, but not a secret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