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6日星期五

過關

小時候,每年都回內地旅行。那個等於自己身高一倍的過關櫃枱,夏天穿着鴨屎綠製服(冬天深咖啡)的關員,總令我無形的膽怯起來。

人龍在打蛇餅,耐心走一步退半步的蠕動,不敢噤聲。長輩說,過關時不得帶隨身聽、嚼口香糖、打呵欠、嘴藐藐。要有問必答,必恭必敬,因為他們操控咱們的出入境大權。弱小心靈絕對覺得關員比警察可怕。

外遊歸來過境,氣氛就比較輕鬆。關員的笑容加上回家的舒坦,蓋過了風塵僕僕的疲累,有時還會在等候核實證件時瞎扯幾句。不過,心裏仍對他們的崗位尊敬萬分。畢竟,他們確保了邊防安全。近年香港在這環節走得快,E道過關快靚正,連關員的臉都不用見了。

上星期從澳門回港,碼頭開放了部分E道閘口,平均有六至七人魚貫過關。一個老伯指紋較淺,E道核實不了,海關員見狀走出來。一名排在後面的大漢隨即破口大叫﹕「喂,你出來了為什麼不給咱門開其他閘口?」海關員忙着未及回應。「你有什麼理由要我等?」海關員瞥了他一眼,微笑示意他稍候。「你不出聲算什麼意思?你冧把幾號?點做嘢架?我一定要投訴!離晒譜!」

連珠爆發之際,老伯已過關。隨後一行六人連大漢在內跟着走,前後不消兩分鐘。海關員再次悄悄隱沒於那些「閒人免進」的密室中。

從何時起,紀律部隊竟淪為服務性行業。有錢大晒,出入境都變成消費行為。財大氣粗,連人與人之間的基本禮貌和尊重都忘記了。忽然,我懷念起小時候看過大陸關員那一臉死灰來。

5 則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這便是香港人。

香港社會已經完全變質。有時我們自己也不免會這樣,只好用僅餘的良知盡量提醒自己。

james 說...

你是否指入境處職員,而非海關?:)

匿名 說...

「關員」應是香港海關員佐級中的初級人員的職銜(Coustom Officer)。
一般處理出入境事務的前線人員是「高級入境事務助理員」(肩章是兩劃)。
黃明樂小姐,你做過AO,真奇怪連海關和入境事務處的職銜也攪亂,這也難怪不少報導相關新聞的記者也經常寫錯,編輯也把漏了關!

匿名 說...

在弱勢部門(IMMD)工作,強出頭與這些刁民對著幹,上頭也不會幫你。唯有嘻嘻哈哈,各自修維你的EQ。
前高級入境事務助理員(SIA),不是海關的關員。

黃明樂 說...

對, 我是指入境處職員, 謝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