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2日星期四

不用睡的人

從來不明白香港人為什麼都以不用睡覺為榮。

「我昨晚只睡了四小時!」「有什麼出奇?我睡了兩小時,比你少一半!」「我最近學了印度呼吸法,做通宵也不累!」「我頂多每周睡十個二十小時便夠了!」

我是睡寶寶,每天睡眠時間的「最低消費」是八小時。未達標,吃不下,坐不安,心緒不寧。工作能出錯的例必出錯,沒可能錯的都錯盡。

試過睡眠不足,看《侏羅紀公園》轟天動地的情節,我的鼻鼾比它打得更呼呼作響。幾十塊英磅一張門票的歌舞劇,好辛苦才儲夠錢去看,仙女一出場施展魔法,我便隨之墮進沈沈夢鄉,睜開眼已完場,深深不忿至今。

工作過勞時,在地鐵倚着扶手都會睡着。上心愛的課堂,照樣不省人事。參加合唱團,運起中氣緩緩哼出聖詩,突然像缺氧,又「釣魚」起來。

睡覺於我,是所有難題的靈藥。寫文章腦閉塞,小睡一會頓覺靈感如泉湧。有事情搞不通,找周公商量一下立即福至心靈撥開雲霧見青天。心情懷得無處宣泄,先睡一覺,回頭再看已覺沒什麼大不了。

那「最低消費」的八小時,甚至未必需要一氣呵成。曾經一度習慣梅花間竹的工作和睡覺,逢二進一每幹兩小時便小休一小時,效率倍增。睡覺,跟美食一樣,不但肉體需要,也是心靈所需。

每次聽到有人說自己不用睡覺,我都好想問﹕「那你要不要吃飯?要不要上廁所?」對方老羞成怒:「瞓咁多做咩,死咗有排你瞓!」弊就弊在睡眠充足的人通常長壽點,想死沒那麼易;過勞容易死,真的很快可以長眠。

5 則留言:

hystericireul 說...

深心不忿;深深不忿
渾起中氣;運起中氣

又,香港人的觀念越來越可怕,對「不眠」的執著只是其一。

人類最大的生理需要,依次為「睡眠、食欲、性欲」,睡不夠,沒食欲,吃不飽,沒性欲。

由是可知,為甚麼香港人喜歡盲目追逐「瘦」,香港人的性愛滿意度永遠敬陪末席了!

黃明樂 說...

瘦是為了靚?但不睡覺想靚都難

謝指正錯字

過客 說...

王同億主編的《現代漢語大詞典》﹕

運氣﹕把力氣貫注到身體某一部分。(頁1719)

深深﹕形容程度深或強烈。(在深深的痛苦中)(頁1198)

深心﹕深遠的心思,泛指內心。(發自深心的喜悅)(頁1199)

黃明樂 說...

謝謝!看來也該買一本傍身 =)

Frostig 說...

很同意!  

讓我想起黃子華那次講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