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星期三

60度與95度之間

無咖啡不歡的我,直至最近才聽聞,攝氏60度,是品嘗咖啡的最佳溫度。

曾經,因為咖啡帶來的氣氛,而愛上它。以咖啡開始的一天,該是這樣的:

早上,陽光透過床邊的一扇窗漏進來。懶洋洋地張開睡眼,攏着晨褸衣領進廚房泡一杯咖啡。擱在案頭,看着裊裊上升的蒸氣,濃香撲鼻,全身知覺慢慢甦醒過來。須臾,抖擻精神安坐工作。開始呷着那待了片刻的咖啡,暖心而不燙口。

現在回想,那大概就是60度的咖啡了。

不過,現實與想像,通常有點距離。大部分時候,咖啡只是支撐疲累軀體上班去的輕量版嗎啡。

在辦公室樓下排長龍,魂遊太虛之際,聽到服務員大叫「Tall Caramel Macchiato to go」。說時遲那時快,在手快有手慢冇的高枱上,搶走屬於自己那一杯。仰頭快快喝一口,以補償趕着出門沒喝過半滴水的乾涸,冷不防舌尖被燙得生水泡。

書上所載,剛沖好的咖啡,是攝氏95度,會燙傷口腔。

急急丟下,工作了半天回來,咖啡已變酸。喝而無味,棄之可惜,像桌上的舊晚報,淪為無人願踫的點綴品。

60度與95度之間,相差的是什麼?

由95度的滾燙,待至最宜入口的60度,其實只消兩分鐘。期間香氣瀰漫一室,像個誘人的前奏。

深呼吸讓甘香上腦,崩緊的精神打開,然後徐徐喝下那60度的液體,暖透脾胃,施施然開始工作。整個過程,像個莊嚴的儀式,準備迎接打仗般的一天。因為那煞有介事的兩分鐘,再奔波的日程,也有着閒適的姿態。

60度與95度的分別,大概不是度數,而是降溫的空間和停頓思索的時間。

3 則留言:

Bonnie 說...

95度至60度的咖啡, 尤如生活的美好. 美好是流動狀態, 不曾停留. 錯過了便錯過了, 不能追回. 所以, 不管生活有多忙亂, 我們理當找個專屬自己的小空間, 用心感受細味生活微妙的美好.

Frostig 說...

很喜歡你的「結論」:「60度與95度的分別,大概不是度數,而是降溫的空間和停頓思索的時間。」  

你知性與感性之間的平衡很微妙呢! ;-)

黃明樂 說...

不過,往往是忙與閒失衡時,才感到平衡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