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5日星期二

梁祝化蝶上太空

終於等到香港舉行首屆國際爵士音樂節,一口氣看罷一連兩晚的演出。

早半小時扺達,整個伊館門外已聚滿黑衫黑褲長靴短裙的型男型女。三五成群有之,單刀赴會有之。

還未演出,紀念唱片已賣了一半!神高神大的猛男越過五呎一寸的我,一個候子偷桃搶走了最後一枚唱片。「“Meeting Hong Kong”!我終於找到!」「怎可能?我的都聽得快跳線了!」身旁的大隻佬答腔。兩個不相識的中男,竟因一首歌一撻即着,雞啄唔斷聊起來。

其他表演,禮貌上待歌曲完才鼓掌。爵士樂就即興多,那兒精彩便在那兒起哄,樂手見群情洶湧,愈發肆無忌憚jam得屋崩瓦裂。鼓手渾勁揮棒快過電腦特技,看得人目眩神迷。身旁的家母笑說該請他替咱們按摩,必定舒筋活胳!

台上為表演者放着清水,很平常。放着咖啡,由樂手親自落糖喝兩口的,還真是第一次見!歌在過門,主音樂手大模司樣走到觀眾席歇腳,輪到自己演奏再跋足衝上台。一歇一走,壓根兒就是表演的一部分。台上台下,隨意儼如一家人。

音樂無疆界,吹色士風的滿頭白髮,彈中樂的卻只有廿多歲。對!是中樂!中樂版「梁祝」加上電結他重新編曲,化蝶一雙,像是漫遊了外太空一圈才返回人間,少一分淒美,多一分傳奇!另有鋼琴作品,加入了二胡,感覺像小提琴,但比小提琴更添一分空洞意境。香港人追求Fusion,爵士樂不就是上佳的Fusion平台?

每晚演出四小時,長過紅館演唱會。安歌再安歌,屁股都坐扁了,全場人還是捨不得走。唯恐今日一別,日後又只能在某酒吧某角落某地牢才再享受到一丁半點音樂的狂野與激情。

3 則留言:

Jason 說...

jealous!

Wai Hung 說...

人生有如戲台, 不要太執着.聽音樂想到按摩, 真有你的!

黃明樂 說...

Jason,

Shall bring you there next time. How're you doing with your be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