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日星期一

烽火偶拾

當年大學迎新營,有個「興建烽火台」的遊戲。

我那一組,拿着紙皮和萬能膠搞到滿頭大汗,都建設不出什麼來。環顧四周,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大概喜歡念新聞的,都沒太多手藝天份。

只有其中兩位同學,在左邊那位,雙拳緊握胸前,大喝一聲淩空駛出單腳飛毛腿;右邊的,迅雷不及掩耳把手臂擱在頭上擋架,整個動作凝固在空中,儼如一個迷你烽火台!

二人赤手空拳「打造」的作品,嬴得全場讚嘆,一群新鮮人頓然明白,甚麼叫think out of the box。(後來方知,烽火台的設計者,正正就是以兩人對招的形態去借喻學術切磋。)

烽火台的外形像道門,校園內流傳,誰要是在門下穿過,定不能如期畢業。當年不信邪,穿來插去倚着門腳玩「伏匿匿」。後來咱們幾個就真的比人遲一年才畢業,因為當上交換生。期間東踫西看,經歷受用一生。

烽火台的論壇,校長都不敢不到。同學發問,不一定有水準;年少氣盛,態度更往往咄咄逼人。校方的回應,也未必教人滿意。但看慣了,就知道討論乃生活一部分,質素要靠年月鍛鍊,何用小怪大驚。反而有時經過百萬大道,周圍靜得山雨欲來,渾身不自在。

還有無數辯論比賽。記得某日突然轉冷,風又大,出場時雙腳發斗,演講咭被吹得像雪片四散,我就空手在這奇景中把話說完。當晚,我們貪玩冒冷回烽火台談心,第一次在中大幕天席地看星。未幾發現,某兩位隊友就在那星夜,開展了初戀。

畢業邀請親友到中大拍照。眾人問,「係咪喺嗰舊野度等」?指的,是烽火台。

故事,哪說得盡?實物就是要消失,回憶仍鮮活如昨。

5 則留言:

Frostig 說...

烽火台不能拆!  

「太極」系列裏面「門」這雕塑表達的就是那種微妙的平衡...... 現在校方每每忽略其他持分者的需要與感受,就是在破壞這種平衡,要是連烽火台也要拆的話,更會影響整所大學裏的氣氛和士氣......

烽火台,代表的是某些象徵意義,加上師生在本部的回憶。

篤篤篤撐 說...

峰火台的雕塑大概是在86-87年豎立, 在此之前,中大的重要EVENT都在飯煲那邊搞, 峰火台的盛世大概是89年之後才成型。

老鬼如我無緣見證峰火台的盛世。

匿名 說...

烽火台=舊街市D大排檔
唔拆左你咪阻住國際化大計!

篤篤篤撐 說...

校方每每忽略其他持分者的需要與感受
>>>>
有次和對面海大學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授食飯,
講起cu校長, 佢slip of tongue:
佢好獨裁wor...

作為杖校友, 最慘係冇聲出。

ricedog 說...

i m not graduate fm cuhk, but i always visit cu's library, frankly speaking, i didnt hv any feelings about that landmark, but i do feel that its a pity if it have to be removed for sometime, i still not understand that y cu hv to get something new at the expense of destroying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