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2日星期一

心痛

我也是念新聞的,完全明白找被訪者難、交稿有壓力。遇上訪問邀請,多數不會拒絕。搵食而已,無謂令對方難做。不過,訪問的問題,往往都是得啖笑。

「請問AO仕途如何?是否可升做特首?」吓?!我真的以為自己聽錯!就算在殖民地時代,你也不會以為AO可以當港督吧!

「特首是選舉委員會選出的,局長和副局長則屬政治任命,沒AO的份兒。」我沒好氣說。

「噢,是麼?」對方如夢初醒。「那香港有多少個局長?」「你是不是該自己上政府網頁看看?」我忍不住說。「沒問題,請你把政府網址告訴我。」隔着電話,我都感覺到她笑得很天真。

我接着補充,「AO的最高官階,是常任秘書長。」「甚麼?再講一次?長任秘書長?常務秘書長?怎樣寫?」真是無話可說。

「你當過AO,可否談談入境處和ICAC的面試要求?」真奇怪,我又沒考過,怎知道?「嗯...那你可否『想像』一下?」嘩,我肯「想像」你都不要信啦,對不?

這都不算嚇死,有些記者,單刀直入:「我看過你在某報的訪問,可否把當中所說的再說一遍?」我心想,人有我有,算甚麼新聞?

記得多年前某前輩贈言,做新聞,貴精不貴多。洋洋千字,要寫有何難。炒作一堆「阿媽係女人」的資料,拉雜必成文,但也永不會有breaking news。他,是那種熬好多天,只求一個精闢角度,拿一個石破天驚sound bite的人。

訪問,是為了探討被訪者的所思所想,不是把為了找部人肉字典。我們的年代,資料可還是靠沾滿油墨的手,翻報紙搜集回來的。今日,互聯網上只消一click,就有幾千個資料。拜託,別把被訪者當Google好麼?

6 則留言:

Frostig 說...

太過分了!  

是否真的「有理想的都無法在傳媒待下去」的原因,所以可以忍受這樣的「訪問員」存在?!  

真的不知道好氣還是好笑! :-P

篤篤篤撐 說...

真有這樣的記者 ? 是中學生記者吧, 對嗎 ?

黃明樂 說...

不是學生,但相信是沒有處理過政治新聞的新入行記者

匿名 說...

His approach had nothing to do with 'political news' or not. More like an obnoxious cold call from any beauty centre.

~Cherry M

匿名 說...

我的同學上堂都會問類似的問題
例如
「呀sir我可以去邊度搵到外國think tank ge資料?」
聽到呆晒...

lam

Frostig 說...

Haha, coincidently......

... I have also received such enquiries...
Actually, the information being asked for was could easily be found on Internet.

I mean, if that 'reporter' could locate the E-mail address, I could not understand why the needed info (which should be in the same Website) was not found.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