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9日星期五

球場上的蝦碌

向來欠缺運動細胞,游泳學了13年(對!是年,不是月),寫包單一旦遇溺,實死冇生。踏單車屢敗屢戰,一度能在馬路疾馳,惜年前單車徑落斜都跌了個四腳朝天,方醒覺從未滿師。

不信邪,膽粗粗又報了壁球班。「你想清楚了?壁球的運動量,幾近所有運動之冠!」友儕知道我的歷史,擔憂不已。

諷刺的是,最激烈的運動,落在小女子身上,都不怎麼動。政府的康體班進度向來慢,第一課學正手,第二課反手,第三開球第四接球。而我,有本事由始至終停留正手階段。

「球借你回家練,不然再上課都沒用。」教練於心不忍。「以你的技術,別花錢訂場了,隨便找幅牆來練都夠有餘!」結果八課轉眼過,球仍躺在家封麈。

改打保齡吧。室內運動,辛苦極有限;無需對手,又可計分量度進度;我一廂情願地想。

於是黃昏時份,我拿着球在掙扎,手腳不知放哪兒,不是出球不夠力,就是過分用強偏差落坑。身旁的阿叔,看不過眼我連人帶波歪三倒四。「小姐,不介意我指點一下?」我一呆,本能反應點頭。說時遲那時快,他已舉起自備迷彩私家波,功架十足打了個全中!

接着,他一口氣解說如何算力度算角度云云,我丁點聽不進耳,無地自容盯着球。咦,怎麼球沾濕了?正好借勢去拿毛巾擦球,避過阿叔的「指導」。

忽然,隱隱覺得不對勁...我看看球,看看四周,數十對眼睛盯着自已,再看看毛巾,噢,明白了!那不是「毛巾」,而是阿叔的寶貝迷彩保齡球球球套!

唉,球技差,猶可恕;沒常識,天地不容!唯有假裝看不見阿叔七竅生煙,乘人不覺,逃之夭夭。

5 則留言:

Frostig 說...

好好笑!  
但...... 下次小心點了! ;-)

我也是沒有甚麼運動細胞那一群,不過相比下好像還比明樂姐姐你好一丁點吧?!(最少我自問不用十三年就懂得游泳... :-P)

匿名 說...

開心死我啦!
成日睇你寫野,見你寫得咁好,
令我有D自卑,你終於都瘀番次,
哈哈哈!

E古拉人 說...

Hi,

妳又真是傻得很可愛! 天下有不同種類的運動,適合有不同天賦的人,不用灰心,終有一天妳會找到妳的"RIGHT SPORT"!!

匿名 說...

幾時得閒一齊做下運動?...
lam

黃明樂 說...

哈哈,多謝各位的鼓勵.其實我一向大頭蝦,時時都有蝦碌笑話.

LamLam, 不如組團打羽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