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日星期日

Maggie

想寫她,好久了,一直找不到適當時機。

她,原是本版編輯梁佩琪。上月起,同時是逢周日左下角的專欄作者。而我們,都稱她Maggie。

編輯,對作者來說,往往是聽聲不見樣的神秘人。奇就奇在,間中踫上其他作者,三句不離,總提起她。

異口同聲,都佩服她審稿的認真程度。核對資料改錯字等指定動作自不消說,文中小節,她都必仔細消化。

例如我曾提及一句排列成三角形的標語,她就真的試寫再試寫,想像實物的樣子,回電問個究竟,確保文意清晰才出街。

又例如我寫電視螢幕,她就問,是螢幕還是屏幕。因為舊三色電視叫螢幕,LCD就是屏幕。而我下筆時,倒沒留意這細緻分別。

刊登網址,她反覆試click;介紹食肆,她把街名門牌查過一清二楚;某次我寫至愛零食美味米,她沒吃過,就上網找來大堆照片和舊電視廣告再三核實。好些片段,連我都沒見過。

我是夜鬼,有時交稿晚,煞是不好意思,她卻每次都說,明樂,別客氣。我萬謝,她又說,看,你又客氣了。然後火速趕工,之後一個單身女子裙拉褲甩趕尾班車回家。

不過,Maggie令我印象最深的,都不是這些,而是那永遠輕快悅耳的聲音。

大家年紀差不多,偶然會閒聊幾句。初寫專欄時,我告訴她,看見陌生人在讀自己那一格,不免暗喜,她就興奮地答:「哈哈,我見別人打開副刊看,都已經好開心!」

如今,她都加入寫專欄了。見文如見人,感覺跟想像中那誠懇而伶俐的小妮子,完全不謀而合。

我問她,是自薦寫欄的麼?她說,才不,想都沒想過,總編輯恩賜機會而已。

老生常談又如何?真心喜歡自己的工作,用心對待,旁人總能感受到。機會,永遠只為有準備的人而來。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編輯其實很難當,曾寫過文章,對方鉅細無遺幫我改了又改、執了又執,力求文字/意思最準,認真幫我核對很多資料,可能我寫用了一擔心血,她edit用了十擔心血。認真的編輯難求,my salute to them !

G.

佛爺 說...

自己寫的文章,就算反覆讀幾次,都很難找到錯處的.因自己翻讀時已先入為主,有別字或漏字都很難覺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