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

饞嘴小魔星

「雞蛋仔」榮登小學生至愛地道小食榜首,教我想起小時候一些與年齡不符的飲食偏好。

我一直是乖孩子,唯一的反叛因子,大概都反映在吃的選擇裏。住所附近的摩頓台,長期有雞蛋仔和臭豆腐出售。幾歲的我,總是捨香甜雞蛋仔而取炸得又醜又臭又沾滿萬年油的臭豆腐,吃罷又扭爸媽再買。

小朋友都愛吃燒乳鴿,我卻鍾情「燒乳鴿頭」——裏面的腦漿﹗小心翼翼咬開頭蓋骨,把腦漿「挑」出來,隱約還看見大腦形狀﹗大人見我像做手術般解剖,津津有味吃罷,得逞奸笑,看得毛管直豎。

酒樓會賣「牛骨髓」,我發明了「鵝翼骨髓」。三兩下手腳吃光鹵水鵝翼的肉,狠狠咬開翼骨,一「啜」,帶着鹵水味的骨髓「咕」地充斥口腔,齒頰留香。

還有「炸豬油渣」!即把看了令人想嘔的大塊肥豬膏切細,炸得外脆內香,用來餸飯,一流﹗唉,哪有小孩吃這些的?

果汁汽水,我自小避之則吉。成年前愛喝咖啡;成年後,開始嚐酒;今日,也愛茶。小時候吃蛋糕,慣了問:「忌廉蛋糕可否走忌廉?」

糖果朱古力一律無興趣,反而曾經偷吃爸爸的「保濟丸」導致「過量服藥」。大塊魚柳,不特別鍾情,反而要「」骨的鯪魚和九肚魚吃得面不改容。

倒是人大了,為了維持儀態(還算有的話),和保留矜持(所餘無幾),這些癖好早已收起。一把年紀重新發掘「正常」美食,此往日多吃了許多雞蛋仔。最近赫然發現有「芝士味」,欣喜若狂。

然近年至愛,是富豪雪糕。鬧市傳來童話般的音樂,像一道招魂魔法,逃不了。雪糕入口那「輕飄飄」的一刻,夢幻般興奮。只怪以往「三四圈」的軟雪糕,早縮水成「一圈半」。好夢,總是太短。

4 則留言:

林蘇 說...

我細孖似足你,不愛甜,吃大人嘢。

uncleray 說...

吃腦漿? OMG!!!

方潤 說...

其實不出奇,有些人是這樣的。

我也很少吃甜的。

Desertfox 說...

只是在这里看你的喜好, 已经教我毛管直豎.

你的口味的确很特别.

我小时候只喜欢吃肉, 鸡腿是我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