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7日星期四

對抗功利學習

圖書館內,班主任領着通識班的同學,浩浩蕩蕩闖進,神氣地指揮各人分頭翻報章找資料。

當值老師見狀,麻利地推來即日報紙架,再捧起地上大疊近日剪報。同學興奮湧至,幾十個小頭堆在一塊開始尋寶。

豈料,班主任即時喝止:「慢着!你們都忘了?明年的試題,今年九月已訂好,別浪費時間,看九月前的剪報就夠了!」

這故事,是當值友人告訴我的。類似事件,她幾乎天天目睹,不禁質疑:「制度變了,心態不變,有啥用?」

是次教改,原則上鼓勵涉獵、變通。但功利社會下,更闊的課程和更靈活的空間,會否只做就更多雞精班,更無逸無之的操練?

觀察所得,此推測九成屬實。然而我還是阿Q地想,如果心態跟制度是兩碼子的事,那反過來說,面對功利的制度,是否也可有不一樣的心態?

友人獲邀任教升中面試班,一陣反感:「幾歲人仔,自由發揮就是了,還需人工包裝不成?」

正欲推卻,又擔心孩子落在他人之手,不知會被調較成什麼樣子。那些對答老積虛偽的小大人,想起都打顫。或許正因自己百般不認同,才更應接下工作?

於是,開課了。沒有預設Q&A,沒有大疊筆記,一群嘩鬼,徒玩半天集體遊戲!一輪尖叫跑跳後,小朋友各自分享當中觀察。有人是大笑姑婆;有人「唧都唔笑」;某某反應快;某某永遠你急佢唔急。之後,再請孩子形容心目中的自己,對照別人的觀感,多角度地自我發現。

導師這才引導學生把內容組織起來,短短幾句自我介紹,既反映真性情,又生動活潑。

同行總是互勉:老師,是學生學習的最後防線。制度再功利,只要老師肯堅持,社會洪流,又可奈何?

3 則留言:

匿名 說...

本人出身教師家庭,對「教師乃學生學習的最後防線」一語深表認同;只是面對社會洪流,特別是家長、官僚、與上級共同參與的社會洪流,教師隨時可被淹沒,或至少被趕離場,至是,又可奈何?

有教師願意負起最後防線的重擔是我們的幸運,需要教師負起這般重擔卻是大不幸。想來,「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一語也很適合我們的教育界。

Michael Leung 說...

每個人都是「體制」的一部份,只有堅持自己,才能不被體制吞噬。

M 說...

作為家庭導師,我們心中必定愛學生,才能一直向前走。雖然家長施壓,學生也許不領情,我們亦要堅持下去。能救幾個就救幾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