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0日星期日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從不在HMV買新碟,格價精如我,嫌貴。從未在試聽架旁,把一隻唱片聽罷,嫌煩。試聽至欲罷不能豪氣付鈔,是第一次。為的,是My Little Airport的《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返到我愈嚟愈窮。為了薪金一萬元,令每天沒了沒元。一萬元一萬元一萬元,靈魂賣給了大財團。……到了薪金兩萬元,我的青春就快用完……我有更多事沒法做完……到了薪金三萬元,我都應該唔會有三萬元……三萬元啲人通常都有啲串。」

聽在我等七字頭的耳裡,字字夭心。屈指一算,轉眼返工十周年。近日同齡友人們紛紛毅然辭職放大假,歎曰: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十年來除了不見天日返工,我又得到什麼?

十年前找到萬多元So called筍工的So called精英,還了grant loan付了家用除去開支,所餘無幾。辛苦捱到二萬元,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交租、家用、自用各三分一,餘下丁點,不夠買樓不夠養狗,去一次廉價旅行剛剛夠,精神不能出走至少肉體不想逗留。滿載而去清袋而歸,又再開始下一個循環。

三年又三年,黃金十年像過眼雲煙。方想起自己一個月未見過阿媽,半年沒做過運動,三年沒看過一本閒書。為了什麼?公司的營業額?升職但減薪的名份?who cares?

然後發覺劈炮唔撈省吃儉用,生活原來更平衡更精彩。終於知道「雞肋生活」的偉大之處,是成就了我輩無後顧之憂的任性。

上一輩生活艱難,最怕餓死。我輩只要願意做死,剛好餓不死。不做白不做,做了白做,遑論生活質素。這些,說$4000一呎周圍有,中產怎會買不起樓的人,永遠不會明白。

多謝My Little Airport。無病呻吟到此為止,明天繼續努力工作,死而後矣,阿門。

6 則留言:

婉雯 說...

我都係七字頭,好有同感。

Pakkin 說...

昨晚才聽完,整晚都像洗腦一樣,發夢時個腦自己識得唱……

匿名 說...

我都好明白這種帶點矛盾,無奈的狀況.
但我很努力去擺脫這個困局.
祝大家能成功!

(留言 by 無知的人)

匿名 說...

我八字頭,但早兩年已經有咁既感慨…可能早左d…
我已經為左過d quality好一d既生活,自願step down…
之後發現洗少dd錢,賺少dd,生活反而更開心。
Carmen

isle 說...

原來呢個世界咁多同類人, 在生果或方向日報等主流論述裏, 這些意見根本全部被埋沒。在這裏我才發現, 香港也不是這麼急功近利的, 作有一班人像你和我, 是注重心靈多於物質。

不過, 我反而覺得, 如何找到可以賺少少錢但又餓唔死的part-time, 如何有固定part-time 來支持基本生活而又有充足餘閒, 這個equilibrium 真的挺有難度呢!

還有,這樣的生活一定是要孤家寡人, 不能家室或兒女。

isle

Frostig 說...

I am not 七字頭 (a bit younger La... :-P), but I can already feel it!

Little Airport 的這首歌很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