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未完的歌譜

時為1968年。

一群文理中學畢業生,各懷大志。路縱不同,一支結他,把他們緊緊繫在一起。穿著汗衫短褲的小子們,一有空便跑到海邊,迎着陽光吹着海風,即興的彈、開懷的唱。《Danny Boy》、《Imagine》、《Lemon Tree》、《Yesterday》,還有《小城故事》、《綠島小夜曲》、《龍的傳人》、《明月千里寄相思》……

後來,有人提議,何不把我們至愛的歌,寫成譜、輯成書。這工程,可巨大了。當時唯一擁有「打字機」的,義不容辭當打手,其他人則日夜埋首寫歌譜。未幾,出國升學的出國、移民的移民,徒剩一人在港,拿着一疊尚待完成的五線譜繼續努力。無奈,未及完成,已因病離世。

2008年。其中一位文理小子,在多倫多嫁女。昔日的結他友,五湖四海的趕去道賀。久別重逢,提起這項未完心事,心有戚戚。於是,二話不說分工,各自天涯的一群人,靠着互聯網和電腦軟件重組曲譜,還為回憶附註。

200首歌的結集,不出一年起貨了!書的扉頁,寫着:「獻給摯友黃祖佑」,紀念當日留港獨力嘗試完成作品,卻無緣見證它誕生的一員。書內其中一曲,叫《A Thousand Winds》,早年在日本流行不已,原來是首老歌﹕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I am the sun on the ripened grain.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When you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I am the quiet bird in the circling flight.
I am the soft starlight at night.
Do not stand on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id not die.

這群文理人說,事隔40年重溫歌詞,才領悟這番話,該是天上故人的心聲。當歌譜隔了兩代、橫越大半個地球,來到我手上的一刻,我哽咽了。黃祖佑,是我爸爸。謹把此文獻給伴他成長的Uncle、Auntie們。

7 則留言:

匿名 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g_vltbWHz8

Denise Suen 說...

多難得!因為這些,人生有了一點意義.

i 說...

很感動, 那個年代, 大至超級巨星,小至尋常百姓,都人那麼高風亮節, 令人起敬。

isle

野牛 說...

很受感動,因為自己當了爸爸,但卻失去了自己爸爸......

shumzai 說...

文理中學 ? Wow... 40 years ago was the beginning stage and those founding teachers are my uncles/aunties.

Those were the days which young people dreamed big and far, unlike today :( .

Jacky Luk 說...

很感動;我也是文理舊生-Cognitio College(KLN),1977年畢業;還記得多年的運動會,都是由已故足球評論員林尚義先生主持,他當時是香港文理的體育老師。明樂,共勉之!

黃明樂 說...

林尚義也是我爸爸的體育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