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紅磚牆的回憶

總有些時候,好想回到人生某一點。為美好回憶,也為心靈慰藉。近日,不知誰的鬼主意:倘能再當一天學生,多好!

坐言起行去聯絡,母校竟一口答應借出場地。於是,冷冷的周六下午,熱情的一幫人,聚在故地,興奮跑上跑下,手指指比今昔。

一股腦兒衝向昔日的班房,噢,不見了!改裝成偌大的小賣部。今日的學生,各有私家儲物櫃,好羨慕。課室地板換上柚木,從前籃球場旁木搭的更衣房,更變了具淋浴裝置的更衣室!

桃花不依舊,徒剩校園中央堅挺的白蘭樹,和那不倒的紅磚牆,見證着變遷。熟悉的鐘聲一響,大伙兒條件反射般,魚貫步入禮堂。還以為只是我屆94畢業生的傻情懷,原來89、85、84、80,甚至74年的畢業生,早已聞風而至!

沒有兩樣的「早會」,事隔廿年再重演。校歌,仍琅琅上口;主禱文,在潛藏的記憶裡,不曾失掉一個字。五十開外的學兄學姐在台上領唱,我們也就真的像個純情初中生般,搖頭擺腦和應着。音樂稍頓,我抬頭瞥見他們襟上,別着校章!心,一陣悸動。人到中年,校服恐怕再穿不下了。褪了色的校章,卻可伴隨一輩子。信望愛的教誨,繫在身,記在心。

濟濟一堂,我倒還是頭一次端詳各人的臉。男的,個個一本正經,架着眼鏡帶點書卷氣;女的,是那種永恆而低調的斯文大方。跨了幾代,氣質卻如出一轍。昔日,沒多在意,踏入社會見盡功利人心,愈發感激這種哉培。

聞說校舍新翼不日落成,還有全落地玻璃的學生宿舍。然而別具意義的紅磚,無論如何不挪動一塊。舊生的唯一寄望,大概是無論外表再美資源再多,白蘭樹下紅磚牆內那份純樸氣質,永沒半點改變。

5 則留言:

Ting 說...

很懷念母校的一切,白蘭樹下七年的回憶

匿名 說...

敢问贵母校是在半山麦当努道吗?

黃明樂 說...

Bingo! 你是...?

Vivian 說...

一直有留意你的BLOG,看到這篇文章也立即聯想到33號斜坡上的紅磚校。
難怪一直都對你的觀點都有共鳴。
也真感謝匿名人問出口,很難得遇上一個寫文章的校友!冒昧留言,打擾你了。

maviz 說...

I'm from 1F too :)
Great to see your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