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

壯志的發酵

執筆之時,高鐵撥款剛通過。結果早註定,但經此一役,遊戲規則從此不再一樣。

不再是舊日的光景﹕建制內外,像兩個世界。議會內自說自話,街頭戰士自我陶醉。大眾,大條道理置身事外看好戲。

當抗爭手法愈高明,建制內外的界線也愈模糊。全程直播的大熒幕、可發短訊的電話,穿越建制內外曾經存在的無形鴻溝,兩個世界從此接軌。

街外的提問,成了議員的提問。常有的拉布,罕有地突圍。議員背後,有無數專家學者在支援。每個微小環節,理直氣壯被擺上議事堂、被審視、被討論,無所遁形。

我們要求政府聆聽的同時,也張開了聆聽的耳朵。校方,默許學生穿上校服去苦行。老師,拉隊帶同學到現場。家長,主動在回條上簽下大名。前線的80後,有數不清的50、60、70世代在背後為其加油。

一環扣一環,社會的每一層,倏地連繫起來。無形的組織、有形的團結,仿彿啟動了潛藏己久的某種聲音。互不相干的人,在同步呼吸。

某大學調查顯示,大多數人支持興建高鐵,但對方案存疑。這,不足為奇。奇就奇在,昔日,這群人叫「沈默的大多數」。但今日,大多數竟突破沈默,走了出來。

電視台在立法會外對抗爭者做調查,是一樣的結果。逾半支持興建,質疑的,只是造價和諮詢方式。為了這個疑問,數千人走上街。我們想知、想聽,想了解。我們已再不滿足於草率通過與拉倒罷就之間的零和遊戲,而希望追求更細緻、更有層次的探討。

是以當政府仍舊但求霸王硬上弓馬虎了事,只落得慘勝。人心悄悄起革命,始於皇后天星,一路走過來,革命尚未成功,但求變的情緒一經發酵,將不會再回頭。

14 則留言:

hystericireul - 鄧景 說...

所以我不認為這次高鐵撥款獲通過是意味著反對高鐵者的失敗,因為經此一役,更多的人開始留意時事,留意政制,留意不公平的社會制度。

正如數年前皇碼事件一樣,星星之火終可燎原。

Rico Lee 說...

"人心悄悄起革命,始於皇后天星,一路走過來,革命尚未成功,但求變的情緒一經發酵,將不會再回頭。"

True. The High-speed Railway saga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The war against an unjust political system and a tyranny of "majority" in Legco is far from over. Everyone should come "forward, unflinching, unswerving, indomitable, till the whole task is done and the world is safe and clean".

Before the eventual victory with the torch of liberty and freedom shines over Hong Kong, we shall "never flinch, never weary, never despair"!

LONG LIVE THE CAUSE OF FREEDOM!!!!!
POWER TO THE PEOPLE!!!!!

林蘇 說...

對你的那句:「但求變的情緒一經發酵,將不會再回頭。」,很有同感。
數年前我在一機構(與工作無關),也曾經歷一場改革風暴,真是一發無回頭。

匿名 說...

奇怪,奇怪,明明是敗了,菜園村必拆無異疑,程序不公將置之不理,大眾傳媒肆意抹黑,連大學同輩間亦因此事分化異常,支持反對,半爭論半罵戰的聲音此起彼落,本來是亂作一團,足憂足哀的局面,豈知一到閣下筆觸,又是充滿着樂觀氣氛;對着這種樂觀精神,有時我真會懷疑我是否只是杞人憂天

Elton

Rico Lee 說...

Re: Elton
We're optimistic not because we're innocent and blindly optimistic, it's because we know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The battle was lost, but the war is far from over. HK people will be more aware of the unjust political system has an impact on their livelihood even they want to stay out of politics (cf. hystericireul - 鄧景 comment). They'll, sonner or later, join the war effort until the day of liberation with the torch of liberty and freedom shine sover Hong Kong.

匿名 說...

Blog 主說:「我們已再不滿足於草率通過與拉倒罷就之間的零和遊戲,而希望追求更細緻、更有層次的探討。」

對不起!我在網上看過不少反高鐵撥款的blog 和資料。盡是口號式的甚麼「官商勾結」、「明益地產商」、「不公義」、「解放軍要坐高鐵來香港」…等。証據呢?沒有。數據呢?就只提一兩個數字來以偏概全,連政府交給議會的文件也未看清便斷章取義。
一個大型公共基建項目,要論証它是否應該推行,是不是應研究技術上是否可行,長遠來說是否合乎成本效益等方面著眼?為什麼只提一些空洞的口號。
要質疑造價過高,為何不先細看政府交給議會的文件,弄清楚669億包括那些項目,相較08年的預算增加了多少,為何增加了。另外,再比較本地其他鐵路線的造價等。這才是細緻而有層次的探討,不是亂叫口號,將不同意見的人(例如:工程師學會)標籤做「保皇黨」、「擦政府鞋」、「貪婪」…等。
我曾在某反高鐵撥款的blog放下這條link,並請Blog 主細閱當中的文件才判斷高鐵項目是否已論證成熟。
http://www.legco.gov.hk/database/chinese/data_tp/tp-regional-express-line.htm
可是,我的留言被moderate了(希望這留言不會遭遇同樣命運吧)。
我實在不能同意大部份反高鐵撥款的人,是追求更細緻、更有層次的探討,而不是為反對他們口中的建制派而反高鐵。

至於話諮詢是否足夠,站在社會整體立場,我認為如果項目是對社會整體有利而又有迫切性的話,我們不能因為政府諮詢做得不好,便不要推行或將項目拖延。這是懲罰大眾而不是懲罰政府。就高鐵項目而言,國內的高鐵網絡會在2015年大致建成(武漢至深圳段在今年年底都會駁通了)。如果到時我們的香港段還未建好,所有有利的發車時段和班次都會給國內其他城市佔用了。這會減低我們高鐵段的效益。所以,不能再拖延動工,因為建造需時,不是今天通過撥款,明天就會變出一條高鐵。現在才動工其實已經是遲了。

potato

匿名 說...

re: elton

one can always wait and see.
h.

蘇菲 說...

"互不相干的人,在同步呼吸"

忘了是16日的下午還是1月17日凌晨在立法會外, 聽到大會主持說: "從今日起, 我地唔再係陌生人" 個吓忽然有d感動.

FlyingHorse 說...

政府強行上馬
民間與政府之間的信任盡失
加劇雙方矛盾,情緒越演越烈
商界不滿民情高漲,營商壓力重重,立場越趨保守
民間不滿商界保守,抗議政策種種,行為越趨激烈

高鐵所帶起的抗爭將延續至政改方案

匿名 說...

Dear Rico

我說及樂觀精神時絕無貶意,反而是在讀完此文後感到有點鼓舞,所以感到奇怪而已;對於這種熱誠,我明白,對於前景的估計,我未敢斷言;不過基本上,我也相當喜歡邱吉爾的抵抗精神的

Dear h

Let's keep hoping while waiting, shall we

Dear Potato

群眾水平不一,本屬常事,所以我認為你在網上的經歷頗足取信,當然,希望你也別以這些經歷全面扼殺反高鐡人士的認真與監察成果;當中有不少問題(特別是程序不公)都是由這些人努力揭發出來的

而你最後說諮詢不足亦當照樣興建的判斷,請恕我不能苟同,在一個法治社會,程序正義甚至比實質正義還來得重要,因此如果警方沒有搜查令,即使捜出確鑿罪證也不可提堂;如今政府做事一靠鐵票,二靠嚇;讓有直接利益衝突的人當主席及投票,更傳出做環境評估報告的公司將會參予高鐵的部分設計的消息,面對如此種種程序不公的疑團,這已不是一條鐵路效益如何的問題,而是這個社會以甚麼原則來運作的問題;一個以不公換取利益的社會最後(如無奇蹟)只會自食惡果;於此是政治良心的判斷,文明與野蠻的分際,萬望閣下明鑑

Elton

匿名 說...

Dear Elton

我說不能因為政府諮詢做得不好,而拖延推行對社會整體有利而又有迫切性的項目。最重要的原因是怎樣才算諮詢做得好,並沒有客觀標準。況且香港許多人根本對跟自己沒有切身關係的資料數據沒興趣細閱,亦唔睇政府的憲報同提交議會的文件。根本不可能要全港市民都了解才算做好諮詢。另請注意,所謂「諮詢不足」,許多時是「賠償不足」的代詞, 而多少賠償才足夠,亦有法定程序仲裁和解決。其實就高鐵項目而言,政府的方案05年已經提出,財委會未審議之前已經有無數委員會開過會。方案亦有向區議會交待。Elton說得好,香港是法治社會,程序正義非常重要。在香港推行基建都有一系列的法定程序要依從。請問政府在今次尋求高鐵撥款時,有那項法定程序沒有依從?有那次會議沒根據規則議事。
至於你說政府「靠鐵票」。這正是將不同意見的人標籤的行為。不錯,投贊成票的議員多是功能組別議員,代表性不足。這不等於他們單為「贊成」而「贊成」,沒有仔細審議高鐵項目是否對香港社會整體有利。財委會未審議之前已經有無數委員會開過會。在財委會和這些會議上,投贊成票的議員也有質詢政府。另外,正義和平會委託的兩次民調都顯示,贊成撥款的市民比不贊成的略多。議員認同高鐵對香港有利而投下贊成票,怎能說是不分青紅皂白的鐵票。政府提出不建高鐵可能招致的損失,是衡量高鐵是否應要推行的正常方法。你可以不同意它的分析,但怎能說這是「靠嚇」。

至於當一間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是否與該公司有直接利益關係,而不應參與會議或投票,不同人有不同意見。下面條link有討論。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20.html
現實是,這些議員今次都好像沒有投票。
你指做環境評估報告的公司與參予高鐵部分設計的公司屬同一公司會有「古惑」,是你對環評程序的不理解。環評應怎樣做?環境評估報告應怎樣撰寫?法例有規定。所有公司都要按這些規定做。公司草擬好的報告,要先交環保署審核是否按法例規定進行和草擬。再公開讓公眾查閱,最後,還要交環境諮詢委員會通過。過程受到嚴格監察。不可能出「古惑」。以往亦有這樣的情況。並無不合程序之處。另外,即使由不同公司負責設計和環評,雙方仍要緊密溝通和合作才可以完成環評工作。
這次高鐵撥款的通過,完全按照法治原則來運作,看不到任何野蠻的地方。唯一可議之處是贊成的議員代表性不足。這是政制結構的不是。但是,因為反對現有政制而反高鐵,對高鐵不公平,無視社會整體利益,亦無視社會上略多贊成撥款市民的意見。

Potato

匿名 說...

我相信Potato是明白事理的,
所以才希望分享自己的理解:

網友提到
「不能再拖延動工,因為建造需時,不是今天通過撥款,明天就會變出一條高鐵。現在才動工其實已經是遲了」

- 簡單先問,政府究竟是何時提出興建高鐵呢?在《鐵路發展策略2000》,當時政府已提出要興建區域快線。但正如你所言「政府的方案05年已經提出」,換言之,政府足足用了五年時間在內部作討論、研究高鐵。在這五年裡,民選立法會議員和市民有作過任何「拖延」嗎?真正拖延工程的人是誰?

- 接著我們要問,大家何時開始知道政府要用669億興建高鐵?事實上,翻查媒體的報道,政府自2006年所公佈的高鐵造價一直是395億元。直到2009年9月17日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開會,政府才放消息指高鐵造價急增至630億。至於現在所指高鐵669億的造價,市民則要到2009年11底才知道。從11月至今,3個月不到的時間,當市民對高鐵的財政狀況仍有擔憂,就要支持通過高達669億的撥款,這是公平、理性和負責任的做法嗎?

「一個大型公共基建項目,要論証它是否應該推行,是不是應研究技術上是否可行,長遠來說是否合乎成本效益等方面著眼」

- 十分認同你的看法,特別是大家要「細看政府交給議會的文件,弄清楚669億包括那些項目」。但我真的全看過文件,但就是不知道這次高鐵撥款的細節,包括興建鐵路中的幾大開支項目:供電、信號、路軌道床及結構、列車、車站、自動收費系統等各方面的支出。除了政府以外,還有誰知道嗎?如果我錯過的話,懇請大家分享並轉貼資料。

- 政府一直拒絕公開高鐵的可行性研究和財務報告,如果市民沒有這些資料作參考,又怎能公正地評估高鐵是否「合乎成本效益」呢?我又從何判斷「項目是對社會整體有利而又有迫切性」呢?如果政府是手握真理,請用數據來說服我,而不是用「整體利益」和「邊緣化」等語意不詳兼「空洞的口號」。如果政府願意公開帳目,我當然會對西九高鐵方案支持得心悅誠服。

「至於當一間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是否與該公司有直接利益關係,而不應參與會議或投票,不同人有不同意見。……現實是,這些議員今次都好像沒有投票。」

- 請問高鐵開會討論之初,這些議員有告訴公眾他們有機會涉及高鐵項目的利益關係嗎?我的理解是資料是由反高鐵撥款的人士主動找出來公告天下,一些議員才被逼作公開回應和解釋,然後在撥款時「沒有投票」。如果沒有人認真抽絲剝繭,找出這些身份連繫,議員還會向大家主動申報這些資料嗎?

------------

我支持高鐵西九方案的走線,因錦上路方案暫不能解決載客量的疑問。但我仍認為政府不應通過撥款,而是擱置撥款。原因很多,但最最關鍵的一點如下:

資料披露
- 政府雖然指出高鐵造價急升,是由於2006至09年全球物價上升,建築工程成本才上升約50%,並非香港政府可以控制。但究竟工程成本是否真的升得這麼多?669億到底花在哪些項目?是否物有所值?有沒有「塘水滾塘魚」?如果再仔細研究,是否可以為市民多節省10億、50億甚至70、80億?如果政府沒有披露充足的數據和資料,市民怎能作出自己理性的意見?引用資深傳媒人張翠容的說法,「是香港基建缺乏讓公眾可參與的監察機制」。

P.S. 我認同Potato的批評,反撥款的市民提出口號式的甚麼「官商勾結」、「明益地產商」和「解放軍要坐高鐵來香港」等是不對的,但這次政府通過了一次欠缺資料披露的巨額撥款,無疑是「不公義」的。

Wind

匿名 說...

Dear Wind:

很高興你願意直接審視高鐵項目的本身,以決定是否應該通過撥款。395億是政府於08年4月的估算造價。這個價只計算至2009年的通脹因素(即以2009年價格計算)。08年的文件都有話,如果以付款當日價計算,估算造價是440億。至於哪些因素令以付款當日價計的估算造價由440億增加至669億、每項因素令估算造價增加多少、669億到底花在哪些項目…等,政府在下面的立法會文件有說明:
http://www.legco.gov.hk/yr09-10/chinese/panels/tp/tp_rdp/papers/tp_rdp1116cb1-503-1-c.pdf

另外,669億的撥款其實是工程費用的預算上限。真正的造價,仍然需要工程招標有結果後才可確定。香港的工務工程都要按照嚴格的程序,進行全球招標,以確保造價合理,賬目亦受到審計署的監察。政府的文件沒有將細節如供電系統、信號系統、路軌、自動收費系統等預算支出分別開列出來,因為這樣會給投標的承建商提供出價指標,削弱招標過程中的議價能力。

至於669億的造價是否合理,香港工程費用一向高。1996年(13年前)批出的西鐵預算是640億。雖然後來因為亞洲金融風暴及通縮導致標價下跌,埋單是400多億(但現在我們可以假設通縮嗎?)。另地鐵西港島線,三公里長的預算是150多億。東鐵延線由紅磡到尖東一公里長,埋單大約40億。

potato

Frostig 說...

其實,根本沒有理據說這條「山卡拉總站」鐵路對香港能帶來甚麼效益!  

在「程序正義」、社會公義之外,這條鐵路的經濟效益都成疑...... 經濟效益這方面可參考 http://relgitsjg.xanga.com/719567117/item/

另外,旅遊(大家要明白,中國遊客太多,質素參差,是香港旅遊業的負擔,不是資產,因為太多質素低的旅客其實很明顯是「趕客」的)和政治方面看,我但願中共暴政存在的一天這條「神牛棧道」都不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