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緣了,玄未了

計劃往清邁旅遊期間,心,一直惦念着V。

生於泰國的V,大學卻在美國唸。她常笑說,到美國升學的最大得着,是可以在求學時期結婚!(換了在泰國,定遭趕出校。)

V挑的丈夫,非泰國也非美國人,而是日本人T。畢業後,T想尋根,偕V回流東京。T找工作,V則由第一句日文學起。其時剛好在日本當交換生的我,就是如此跟V成了同窗。

日本人崇洋,卻也排外。對滿口流利英語的自己人,排斥更甚。一心尋根的T,生不了根,改為陪V尋根。如影隨形回泰國,開了間雜貨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簡樸而愜意。

當年在日本,我一有空便往他們家裏鑽,談文學、談理想、談人生。夫婦倆掛在口邊的夢,是環遊世界。

沒想到,定居泰國幾年後,V和T真的走在途上。幾年間,背上簡陋行裝,手牽手攀過高峰、走過荒漠、丟過錢財、傷過筋骨;失散過,又重逢。某夜,他倆路經香港,匆匆相聚,恍如隔世,翌晨又風塵僕僕十指緊扣上路去。

然而我萬料不到,二人在旅程結束後,發來聯署電郵──我們離婚了!沒哀愁,也沒不捨,只說了句:惜緣緣也盡,一切安好,勿念。

後來方知,V到了清邁山上修行,T回日本重尋事業。夫婦名份沒了,柏拉圖關係,卻親厚如昔。

每次想起這對愛得至深,分離得最瀟洒,也維繫得最親密的夫婦,心不免戚戚然。V和T卻異口同聲說:人生還有比婚姻更重要的追求。

上周出發到清邁前,我與V,輾轉聯絡上。以為準可見一面,V卻一貫爽快回電郵告知,刻下在印度憚修,歸國無期。

我唯有想像,哪個深山中,V在花開花謝、日落日出間,走入了那個凡夫俗子如我,永遠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

4 則留言:

Olivia 說...

叫人羨慕。

hkeric 說...

無奈

匿名 說...

結了婚也可以無端端離婚? 我抓破頭皮也不明白, 奇哉!怪哉!

無知的人 上

Frostig 說...

Um......

You have encoutered so many interesting people there......

Life is really full of uncertainties. :-)


Such stories are really fascin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