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不好寫最好寫

大學時代某次做閱讀報告,我把書翻了幾遍,都看不出甚麼特點來。

心焦如焚找老師求救:「這書,真的沒甚麼好寫。」「為什麼?」老師問。

「書叫作『日本政治與傳媒』,但它不過分別簡介了日本的政治架構和傳媒運作,根本沒有觸及兩者的互動。即使有,也是流於理論,例子欠奉。而且,書的後半基本上已在重覆前述的內容,作者本身的立場也不明確……」我嘩啦嘩啦發洩起來。

老師靜心聽罷,施施然說:「看,你的報告,早就做好了。」

我一怔。她續說:「這,不正是你的書評了?誰說閱讀報告一定要寫好東西?」

***

某次準備電台節目,拍檔建議談藝人緋聞。

我一聽便激動:「真不明白怎麼人人都愛炒作這些東西?別人的感情,我們有甚麼權利干涉?憑甚麼認定這一雙合襯、那一對是狗男女?對此,恕我沒立場。」

拍檔氣定神閒回應:「眾人討論得過癮,你堅持沒有立場,不正是最清晰的立場?」腦袋「叮」一聲,題目就此敲定。

***

學生問我:「被訪者只有工作,此外乏善可陳,人物訪問沒啥好寫,怎辦?」

這下,輪到我說,當真如此,不正是重點所在?因為他生性孤僻?因為使命沈重而奢侈不起工餘興趣?因為總是錯過姻緣所以未能成家?是選擇、抑或命定?當事人,怎樣看?

***

我問學生,財爺派錢,好不好?學生說,不派不好,派也不好,唔知點答,索性唔答。其實,派不派都不好,不正是閣下的答案?但,原因呢?

***

友人問,要交稿,沒啥好寫,怎辦?我打趣曰:那便寫寫為何沒啥好寫。

***

沒有標準答案,不是刁難,而是解放。以往不是答案的,今日統統能拿分。只是我們慣了填鴨,對自己的感覺,早失掉信心,可供發揮的,都寫不出一隻字來。

4 則留言:

Hoito 說...

在大學教書,我經常遇上自稱沒有意見,沒有立場,只會鋪陳觀點與角度的「相對」學生。不強人所難地追問,就不能知道他們的寶貴意見。自己都把意見給埋沒了。

匿名 說...

不怕角度另類,最怕沒有興趣。

Peter 說...

很有意思…
原來通識就是這樣
怪不得較大的朋友都說 其實通識很好玩

PHOENIX 說...

這篇還真有啟發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