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小師兄的告白

與Jason結緣,始於為某校作周會演講。

「這是林澤銘同學,他也是個作者啊!」負責老師帶我參觀圖書館,巧遇個子小小的他。

「是嗎?你寫哪一類書的?」我好奇。「小說。」「何時開始的?」「好幾年了。」「噢,這樣說來,在行內你是我的師兄了!」他腼腆一笑。

後來我知道,Jason小六時已出版第一本書。今年中四的他,有九本著作,最近一本,叫《港孩告白》。

坊間人人談港孩,「但沒有一本書,是孩子寫的啊」,他有感而發,下筆了。

我寫《港孩》之初,最想聽的,就是孩子的回應。急不及待讀罷Jason的大作,想不到,文質彬彬的他,筆下有火。

不是謾罵、發洩的火,而是以童眼道破國王並無新衣的一針見血。

孩子想出夜街,父母說,你還小。但衣物隨地扔,父母卻說,咁大個人,怎麼如斯沒執拾?究竟孩子是大還是小?

老師尖聲高叫,指責同學腳步太吵,誰更破壞寧靜環境?

成年人愛問孩子意見,但孩子甫開口又被制止,那不如不要問了。

在書中,Jason好幾次強調孩子的自主性。這年代,孩子早熟,自尊心強,成年人應把孩子當作獨立的個體去尊重。

疲勞轟炸的提點,是「煩」。打爛沙盤問到篤,是「干涉私隱」。孩子成功,衷心讚賞就夠,不要「唱通街」。孩子失敗,別責難,默默支持就是。

作為一直跟家裡同住的「大孩子」,我在Jason的著作中,讀出許多共鳴。可見不論年代的家長,不分孩子的年齡,都存在着某種「關心則亂」的緊張。Jason的觀點,我們不一定同意,但至少,可供借鏡。

23/7(六)下午六時,我與Jason將於書展同場交流。萬分期待向小師兄討教。當然,也歡迎你來。

3 則留言:

mildred 說...

黄明樂小姐,

我是你的讀者, 也常常看你的Blog.
你有留意嶺南小學最近的新聞嗎?

一間私校暨幼稚園被辨學團體逼迁(或停止資助), 在沒有新校舍的情况下, 死線卻定在2012年是一月底.

此辨學團體的新主席是地產商家.
據聞此團體的做法是乎合法理的.

但在道德上你有何意見?
我身為家長, 要變身怪獸家長,
出來抗爭一下嗎?

請可能的話, 在你的Blog或專欄給一些意見.

謝謝

讀者
Mildred Fung
PS 嶺南小學在港島區家長而言, 是一所: 非功利主流及非填鴨式的小學.
清流無主繼, 可惜!可惜!

azizkam 說...

黃明樂小姐,

因友人極力推介閣下著作「港孩」今日遇然拜讀,深深感受到今時今日作為老師的苦惱,感受之深,使我馬上回家寫了一篇讀後感想。

我曾經都以自由身的身份投身過教育及輔導學生的工作,雖然接觸過的學生不多,但有些時候,他們的行為總教人對現今的香港教育制度一再失望。但我始終認為,錯不盡在制度,老師都是受害者,港孩的出現,歸根究底都是父母的責任。

我本身從事醫療,生於八十後,喜歡透過寫作認識更多人,包括自己。拙作登於 http://kresidency.wordpress.com/ 和 http://kedicine.wordpress.com/ 希望能結交您這位前輩,交流一下大家的心得。

最後祝願您在著作在書展大賣特賣!工作愉快!

K

匿名 說...

有時候我看到不少文章.報導都指「港孩」問題極之嚴重,有些更以「失控」、「氾濫」等字眼去形容港孩自理能力偏低的問題,這不禁令我反思"這問題實際上真的如此嚴重嗎?還是這大部分都是傳媒的炒作, 誇大港孩自理能力的實際嚴重程度?"

黄明樂小姐,
我知道你對「港孩」認識不淺,可以請你回應一下嗎?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