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

小市場大政府


教育局與教科書商的罵戰,沒完沒了。

教育局說,教師用書由不許送到強迫送,只為揭穿書商真面目。書商說,分拆書單出了又收回,只因當局出爾反爾。抓破面子對幹,兩敗俱傷。

申報利益,我寫過三分一本教科書,有一點版稅收入。不過,我也同意教科書售價不菲。而過去的學生歲月裡,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買二手書的。

然而,對於政府如此落手落腳去干預教科書的定價,總覺不是味兒。政府從來不會干涉個別商品的價格:地鐵加價,它視而不見;菜貴肉貴,它管不了;地產霸權,它一早投降;區區一本教科書,卻勞動當局全力打擊,真是大面子。

如果教育重要,至少公用事業、食材、樓價,也不比它次要。樓價高企,政府最多增加土地供應,或由房協主動建屋,而不是把刀格在地產商的脖子上,要脅減價。

如果打教育的旗號,就可以插手,他日校服太貴,難道又要向校服商施壓?咱們連關乎小市民生存尊嚴的最低工資,也討論了二十年才立法,為甚麼干預定價,可以如此義無反顧?政府常批評議員民粹,這事上,政府更民粹。

其實,外國有很多學校,都不用學生買書。課本由學校提供,升班了就留給下一位。不常用的參考書,圖書館訂幾套輪流借閱就是。書價算入書薄費裡,貴不到那裡,因為平均三數年(因耗損或改版)才替換一次,攤分了成本,既省錢又環保。本地學校,何不參考一下?個別家長喜歡孩子用「私家書」,當然也歡迎自資添購。

如果因為訂書量減少而導致出版業萎縮,也是市場自然調節的結果。總之,政府真的不要撲出來充當正義天使,拜託,此例一開,後患無窮。

2 則留言:

Burny Chau 說...

5000萬比錢做電子書,從此教科書內容就可由政府控制.

匿名 說...

教科書吵吵鬧鬧咁多年, 開始對政府有點懷疑, 因為整個教科書市場營業額不過十零億 ( 是營業額不是盈利 ) 相對政府每年教育開支五六百億
比例實在太過懸殊, 如果純粹是錢的問題, 想落不太合理, 值得教育局長病到殘都要上前線搏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