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9日星期二

公務員合作社何去何從(下)

上回提及,要討論是否收回公務員合作社,首先要問,為什麼居民不搬走,也搬不走。

第二問,其實也是一個橫跨所有政策的問題:人口老化,是個計時炸彈。政府可以如何調配資源,去減低傷害?

50年前,合作社是個扶助公務員上樓的德政。可是到了今天,每個人擁有的,都不是自己最需要的。

人人羨慕你坐享寬敞大屋、座落最貴的地段,但是天曉得家家戶戶的長者,最悲微的要求,只是一部lift

故事,眼見太多。誰洗澡跣一交,膝蓋碎了,上救護車那刻起,再也回不了頂層唐樓的家。誰不良於行,天天撑柺杖花一句鐘由大門口拾級走上家門。 誰為了重病不能走樓梯的老伴,賤賣房子租住私樓,結果老伴救不了,錢也花光了,未亡人卻不知何活下去了。

人們都說,地產商總有一天來收購的。只有我們知道,像寶翠園般的交易,曇花一現。當年樓價低,該屋苑範圍也大,實在是幸運的例外。

或者該反過來問,以小女子的住處為例,一整條街都是長實的天下了,何以偏偏剩下一家?地產商最懂計數,怎會有利不圖?

一千呎的屋,先替業主賠一千萬給政府,另外再付政府一千萬改變用途,他日發展了都無肉食。諷刺吧,地產霸權推高了地價,最後地價高得連地產商都承受不起。

老居民要lift、政府要地、地產商要錢。如果堅持補地價是個零和遊戲,根本就是死局一個。套用梁振英的邏輯,地價,在補與不補之間,還有很多空間。一人行一步,政府折讓地價,住戶換間有lift細屋,地產商賺少一點,怎麼說都是「win-win-win」。新落成的單位,也就可以惠及新一代的年輕人。人口老化,首先就要便利人口流動。若不能重新洗牌,資源將會永遠錯配。

1 則留言:

SKII 說...

你令我想起我的兩個長輩,和幾個老師,他們都是住這些合作舍的,不是上了天堂便是老了又生病,生活不容易。。。

但話又說回來,家母的一兩個朋友,住港島區的合作舍,我沒有去過,但聽說環境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