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3日星期日

蜈蚣驚魂



打死無人信,家住鬧市,年年月月都要跟蛇蟲鼠蟻搏鬥。

以前在拙欄提過,我家大廈天井,見過蛇!訪客嚇得花容失色,但作為住客的我,可以告訴你,蛇不足懼。至少關好門窗牠就進不了屋,捉蛇組也會來打救。

最恐怖的是,登登登櫈──蜈蚣。但凡翻風下雨轉天氣,一窩窩蜈蚣出動。蜈蚣BB只有手指頭那麼長,我被咬過一次,針孔般大的傷口,痛了一個月。

肉體痛楚還可以忍,心理恐懼更難耐。曾經見過,就總是「凝住凝住」這裡那裡又會跑來一條。結果,三個月前,出沒在洗手盤的,足足三、四吋長!我雞手鴨腳用滾水和洗潔精把牠幹掉。

然後早幾天,飯後想小睡片刻,忽然一條咖啡色生物在床上走過。今次,長逾半呎!二話不說致電食環署求救,對方冷靜到不得了,直說,蜈蚣只吃昆蟲不吃人,你放鬆些就不用擔心。嘩,有道理!就像打針時姑娘姐姐說,你放鬆,放鬆就不痛的啦。姑娘,你啱,之但係,望着那枝快要踫到手臂的針,又有誰能放鬆呢?

於是,老媽和我,癲婆一樣,反轉了一間屋。吸了塵,床單被鋪洗過換過,睡床拉出房中心,而那傢伙,仍然賴死在床下底不出來。上網求救,討論得最熱烈的,竟是Baby Kingdom。想像牠「躝」過嬰兒的粉嫰臉頰,簡直想嘔!有家長說,硫磺粉可驅蜈蚣。但好人好姐,家裡怎會常備硫磺粉?

住離島的朋友建議,用燒魷魚來引蜈蚣。也有住村屋的朋友說,不如試試關掉房燈,用電筒引牠出來。作為金庸迷的我,受驚過度竟然想不起,洪七公是如何捉蜈蚣來吃的。而過了這些天,我甚至不肯定,牠走了沒有,何時再來,再來要怎樣對付。有無高人,可以指教一下?

2 則留言:

言語治療師+英文教師Miss Carley 說...

你好呀!無意中閱讀你的大作 "從AO到FREELANCE",真是很說出了自由工者的心聲!我也是一位freelance英文教師及言語治療師,BTW你是SPCC畢業的嗎?因記得幾年前閱讀過你寫關於某位老師的文章!我也是SPCC的畢業生啊!多多指教!

黃明樂 說...

Miss Carley,

對啦。我們是校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