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1日星期一

返學,跟我的人生無關係(上)



「返學,跟我的人生無關係。」他如是說。

他,跟無數的他一樣,上課不聽書,也不搞事,人在心不在。我,自問做不到當學生隱形,也不接受學生當我隱形。我寧願學生曠課,去做他眼中更有意義的事。

但有時,師生關係好比盲婚啞嫁,卻不能離婚。既然如此,倒不如接受處境,讓他講,聽他講。

「返學,是任務。面對任務,重點是『完成』,乖乖地,不作聲,八小時,很快過,剩下就是自己的時間。」

「不想升大學?」「想,當然想。」「不聽書也可升大學?」「有補習啊!」「補習老師比學校老師懂得教?」我真心好奇。

「不一定。但補習老師只照顧我一個。學校老師幾十人一起分享,能針對我的困難嗎?他講的,有多少是我真正需要的?」

他稍頓,續說:「老師常說,你咁都唔識?喂,我要懂,早就懂了。我想自己不懂的嗎?」「上課不聽書,下課不做功課,怎麼會懂?」「有做,但真的做不完,揀來做。」

「老師跟學生,應該是對等的,不是高高在上。老師有嘗試走入我們的世界嗎?」「你想老師如何走入你的世界?」「我承認我的世界很細,感興趣的事情很少。但誰叫你是老師?你不進來誰進來?」然後他給了好幾個建議,我不得不承認當中有可行之處,甚至頗有創意。

「你很有想法,為甚麼不一早提出?老師也是人,也有盲點,不一定猜得出你在想甚麼。」「何必?懶叻俾建議,其他人點睇我?仲細咩。就好似你現在問我,單對單,唔開名,我咩都講。公開講,我打死不會。」

「課堂沉悶,你頂得順?」「ok啦。要咪返囉。但講真,我覺得,返學跟我的人生無關係。」

返學跟我的人生無關係──但返學幾乎已是香港中學生的人生之全部。即是,我的人生,跟我的人生無關係。很可悲。為何走到這田地?

1 則留言:

Betty Lam 說...

以局外人來看,其實無所謂既。以前返學我都算是勤力讀書的,但老實講,學過的東西99%比返老師。人生是一個過程,不能盡如人意,不可能每天精彩,就算悶些,願意慢慢忍耐過去也是學習人生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