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6日星期五

AO生涯 (上)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我的四年AO生涯正式展開。還記得我在雪廠街政府西翼十樓穿過窄長的走廊,到達公務員事務局報到。

會議室的圓桌上放着一份同意書。歡迎我們的首席助理秘書長說,AO是政府最高決策的團隊,一言一行都代表政府的立場,我們必須保持政治中立,不得公開作個人政治表態。然後我們大筆一揮,同意書上的簽名,像烙在手臂上的硃砂痣,勾劃出我們對特區政府的忠負。

「AO仔」的工作性質,「聽讀寫講」四字足以概括。出席馬拉松會議,邊聽邊記下與會者的意見,一句都不能少。在辦公室細讀政策醞釀過程始末,然後揮筆疾書一百幾十個回應口徑任君選擇。政策經上級一銼定音,官樣文章倒背如流應付終日不停的查詢。見招拆招,日子有功,練得滴水不漏、百毒不侵。

個人認為,AO的賣點,理應不光是口才文采,而是批判思考。但要政府這個大機器行之有效,人人必須照本宣科,同聲同氣。驟眼看,公務員都千人一面。過去幾年,香港經歷了問責制、廿三條、沙士。置身大是大非中,「AO仔」不禁問,究竟自己應堅持獨立思考,還是昧著良心反覆琢磨一致的口徑?究竟AO應該是個有血有肉有情緒有掙扎的有心人,還是「把人當文件辦」的多功能全自動寫稿機器?

每年幾萬人考AO,幸運兒幾十個,媲美高中科舉。剎那虛榮不是永恆,AO的工種是否適合自己,如何在工作崗位上安身立命,才是真正值得深思的課題。

1 則留言:

nelson.chow@praxa.com.au 說...

係.. 妳好呀.... 路過...

我覺得妳係一個幾正直能幹既人, 點解做ao只做四年呀... 我地香港好需要妳呢d正直能幹既人呀

nelson.chow@praxa.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