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0日星期二

新血

文章見報之時,區議會選舉應已塵埃落定。今年眾多加入戰團的新面孔,不知多少能突圍而出?

記憶所及,政壇上次出現為人樂道的新星,已是十多年前的「年輕才俊」涂謹申。今天,涂先生也屆中年,卻仍是立法會內最年輕的議員之一。

在英國念政治那年,同學中有位工黨黨員,自高中起已在工黨總部當兼職。畢業後黨內大小崗位任君選擇。參選,是早晚的事。

一將功成萬骨枯,一顆明日之星的冒起,講究天時地利人和,黨的作用就是整合力量。像他這樣的小伙子,一個英國不知凡幾。今天就是落敗了,退居幕後韜光養晦,黨至少可發一官半職令其衣食無憂。千千萬萬的同伴,尚可接棒再戰江湖。

外國稍有規模的政黨都不用擔心財政來源。只要有機會問鼎執政,大財團總是樂意一視同仁挨家挨戶分派茶禮。在公平開放的機制下,每人手上都有均等的一票,令遊戲充滿變數。今日留一線,他朝好相見。政治,說穿了就是利益交換。民主確保了不同政黨有均等機會和資源去競爭,利益交換縱是醜惡,仍得到了較健康的制衡。

但在香港,落選就等同失業,反建制的政黨根本沒有財力長期栽培後晉。是故資深的不願退下;新晉的難以入局,青黃不接自然不過.

適逢區選剛結束,讓我向所有無權無勢,還甘願丟下安穩工作在街頭吸塵揮手的新血致敬。勝固欣然敗亦喜,你們已打了漂亮一仗。但願那一天,我們的制度終於從善如流,讓有志的你為香港發光發熱。

2 則留言:

Carson Chung 說...

為tanya感到高興

wilson 說...

一個英國不知凡幾...???
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