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日星期五

先見之明

特首選舉的日子,對我們這一隊紅粉兵團來說,畢生難忘。

○七年四月選舉落幕,我們一邊埋首整理選舉開支報告,一邊想著如何把那並肩作戰的時光留住,作為我們一幫人之間的紀念冊,也為香港的第一次有競爭特首選舉立下存照。剛好接獲博益的編輯來電,邀約把選舉點滴結集成書,一拍即合。

書展的付印死線是六月中。我們在五月初才有閒暇把整個工程的始末過濾整理,多角度地把箇中的理念與實踐、困難與奇蹟、笑和淚都逐字記下。而我除了負責執筆「籌組競選辦」一文外,還參與統籌《袋巾背後》和《有得揀.你至係老闆》的後期工作。

月夜星沉,博益的編輯和我電郵往來個不亦樂乎。深宵夜半,相約西寶城麥記交收已校對的稿件,讓設計師通宵趕工。時屆考試旺季,身為兩子之母的編輯丟下兒子應酬我周末假日不分時候的電話騷擾。遠在加國探親的陳老師伉儷隔天便越洋來電,送上提點和鼓勵。

我們著緊,因為這不是一本普通的讀物,而是歷史的一頁。叫我們反省香港民主發展的一頁;叫我們審視香港前路的一頁;叫我們銘記革命未成,仍需努力的一頁。

時間倉卒,合約談判同步進行。我們特別關注日後再版的問題,生怕這段記憶會因為種種商業考慮而無法留存後世,於是要求加入條款:若指定時間內出版商拒絕再版,作者有權為作品另覓出路。

近日驚聞博益結業,而且沒有打算處理版權問題,心暗揑一把汗,不禁慶幸當日某高人有先見之名,為我們指點迷津,逃過一刦。

3 則留言:

Christine Hung 熊子弦 說...

congratulations!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罹 說...

excellent reminder ... the "high person" is probably a solicitor or media-people?

Becky Cheung 說...

Will surely use this game in my new school. Thanks for sharing.

Be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