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4日星期一

公平貿易

偶然地認識了公平棧(FairTaste)的創辦人佩鳳。我告訴她,當年在英國留學,公平貿易踪影處處。

所屬的大學是倫敦首間公平貿易大學,小賣部及紀念品店長期出售公平貿易產品。市內連鎖超級市場有公平貿易專櫃;不少咖啡店專賣公平咖啡。窮學生一名,但想到折合逾三十港元一杯的咖啡,辛勤耕種咖啡豆的農民分不到幾毛錢,都會忍不住「慷慨解囊」。

一年一度的公平貿易展覽(Fair Trade Fair),幾個留學生一起去湊熱鬧,我買了一瓶香料,M購得一支檻欖油,C找到了從巴西直接入口的潤膚霜,L喜歡來自印度的民族手工藝。香料焗羊架,燒得一室香,還有一大盤橄欖油伴醒胃沙拉,味美而不油膩。公平貿易產品的質素其實十分不錯。

如何介定公平?佩鳳說,認證機構會為每個工序訂出最低價格,令農民至少收回成本,並能按當地水平負擔基本生活,使之無後顧之憂地生產。餘下的,就交給市場去決定。

公平貿易貨品既然是直接向農民來貨,減少了架牀疊屋的利潤剝削,怎麼卻比跨國集團賣的更貴?原來貨物由生產到零售的過程中,花費最多的其實是物流付運的過程。市場全球化,物品五湖四海的走,當中消耗所費不菲。

但假如需求量夠大,可以攤分每單位的平均生產(連運送)成本,反而就變得相宜了。所以愈多人支持公平貿易,貨品價格愈低,在市場上才有更大競爭力。那麼,我們要支持長遠可持續發展、共享成果的良性生產關係,還是要繼續剝削第一層生產者殺雞取卵呢?

1 則留言: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罹 說...

My "1st" job after u-graduation in June 2006 is working for a social enterprise doing 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stuff, we do care the fair trade, supply chain, sweat shop issues ... just stayed there for 2 months on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