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7日星期一

鴻鵠展翅時

翻開報章,發現舊同事F離職了。不久前才在本欄提及,他擁有八個學位(手民之誤,其實六個才對:一個學士四個碩士以及一個博士學位)。在香港,上至常任秘書長下至助理秘書長合共幾百名AO中,就數他學歷最高。

三年前,我們都在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工作,他負責安老院舍服務,我則負責綜援、高齡津貼和殘疾津貼的事宜。他年紀比咱們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大一截,性格外冷內熱,我們不算深交,但就最愛找他「問功課」。他的答案,永遠貴精不貴多,漫不經心的一句說話,就道破了政策緣起因由功效後果,又熟書,又有見地。上司下屬,都對他信任非常。

後來,碰巧我和同組的同事同時決定離職。消息一傳出,四方八面收到來電,八卦有之,祝福有之。只有F,低調地給我們發了一個電郵,大意是替我們高興,叮囑我們好好把握未來發揮自己,外面的世界,比AO那一間房四面牆都要大。

後來知道我要到倫敦念書,身為LSE大師兄的他,給我介紹了許多就近的宿舍,提醒我省吃儉用之餘,記得盡情享受當地生活文化。

臨離職前,他帶着我倆,還有另一位新入職的同事,一行四人,截的士專誠由政府總部趕到銅鑼灣某日本餐廳吃壽司定食作餞別。還記得,最後我們一邊喝着炭燒咖啡,他一邊不住的說﹕「你們趁後生,走得好走了。」

F離職另覓一片天,曾與之共事的人,都不覺詫異。狹隘的官僚架構,容不下遠大志向。最教人惋惜的反而是,眼見一個一個AO離開,政府依舊沒有去想,怎樣的人,才最值得挽留和珍惜。

2 則留言:

匿名 說...

What's his name? What's he doing next?

不明所以的外人 說...

多人辭職,你認為是否如報導所說,和合約制/薪酬/晉升前途有關? (真的升得慢/冇得升嗎???)

如果是工作性質的問題,你覺得上面可做的是什麼? AO 制度行了幾十年,為什麼以前不覺前人有這些不滿,是 AO 的訓練/傳承制度出了問題,有了"質"的改變?還是大政治環境使然, 而官僚系統追不上?

AO 究竟需要什麼人才? 你覺得可怎樣改革?

是什麼造成新一代 AO 的無力感? 為何還未上實權位,就已經充滿無力感?